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华夏特异部 > 第92章:入瓮
    先锋队顺利解决掉城墙上的眼线,在其接管了哨塔和门岗后,多国联合部队没有了顾忌,直接从林地大大方方蹿出,四面八方涌入佣兵城

    哨塔上的能力者目送军队入城,随之藏身塔内。异能力者之珍贵,自然而然不想冒险深入敌腹,作为开路者,完成任务后只需要把守哨塔,凭借塔上布置的火力围剿逃窜而来的雇佣兵即可。这谁能说什么再说地面还有自己国家的精锐部队,由他们去冲阵杀敌不过分,毕竟他们可是战士啊!

    作战计划中,一旦大部队成功进入佣兵城,各小分队则需分散全面控制一块区域,接着从外侧开始潜入民舍,一间一间排查目标,装配了消音器的手枪清理雇佣兵。避免误杀平民造成舆论压力,选在夜晚十二点后作战,此时绝大部分平民都已入睡,只要看到城中有人影,即可于暗中发起攻击。

    佣兵城规划成了米字格局,高空俯视就是等分8份的多环路披萨状,大道两旁皆是商铺,里方则是某些组织的大本营以及民舍,房屋大小不一,从外观上一眼难以分辨住户身份,倒是m国人先前介绍过,暗黑界组织的大本营一般要大很多

    昏暗路灯下,街道上的可视度其实并不高,摸黑作战的意义就在于趁敌方未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从而打他们个措手不及。由于担心暗黑中误伤队友,联合军中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打扮,哪怕只是窥得人影也能分辨出是敌是友。有利也有弊,被敌方发现也会瞬间察觉到是敌非友,路灯再暗也能看出个大概,一时间各路小队都不敢堂而皇之的在光线下穿梭。

    偶尔会有雇佣兵的车辆在街道上横穿而过,避免枪战或爆炸声让城内警觉,无法做到一击必杀的时候,藏身在小巷的士兵就只能放过,抹黑继续前行。

    一切井然有序

    赌场二楼,维克多一手端着红酒杯坐在沙发上,对面则是汉克斯,两人一脸饶有兴趣的表情听着茶几上对讲机里传来的汇报声

    待对讲机那头没了话音,汉克斯端起红酒杯与对面的维克多举杯,大灌一口后,耸肩笑道:“想不到异界的能力者没胆深入,现在全守在城墙上,维克多先生,你们有方法对付他们么?”

    “城内有地下通道可以出城,这栋楼下也有一个入口”

    闻言,汉克斯“哦”一声,一脸诧异。圣战成为佣兵城的一份子已有三四个月,关于密道是一无所知,听闻此消息还挺意外的,稍思虑一会便要求维克多下令,让佣兵带队从密道出城偷袭能力者。

    “现在还不着急,华夏的释恶隔着墙都能感应到敌意,冒然从他脚下走过会暴露我们的底牌。从圣战者那边传递来的情报,华夏人和e国人一起行动,等确认了他的位置后,再让手下避开他的感应范围出城!”

    话音一落,随着汉克斯一句“维克多先生不愧是佣兵城头脑”的夸赞话语,紧接着传来“呯”的一声清脆。

    抹黑潜行,寻了光线较暗的地段,五道黑影于巷口走出,神情轻松、步伐正常,待依次穿过街道进入城区下一环,殿后者默默站于暗处细心感应,感知不到敌意后,才示意安全。

    接近城中心,娱乐场所遍布,还没走几步,前方的半人半蝙蝠抬手示意,后方四人停下了脚步。待仔细一听,前方传来微弱喘息声,是听不懂的语言,从那极度欢愉的男女声以及“啪啪”的撞击声来看,一男一女在做什么不言而喻。

    释恶抬手往前一挥,灵师蚂蚁动身而去,佩戴着夜视仪的神棍紧随

    细微的闷哼声中夹杂着挣扎扭动发出的扑棱动静,前方之人打了一响指,蝙蝠与释恶走了过去。

    拐过两角,透过街口的微弱光线,一男一女倒在血泊中,从丢在一旁的衣物装备明显可看出男性是雇佣兵。女性衣不蔽体,白嫩下半身很晃眼,但从布料少得可怜的服装上看得出是平民。

    “那女的也死了?”

    问话的是蝙蝠安德烈,经释恶转述

    “没,刚一拳锤在她侧颈,不保证她什么时候醒过来在考虑,要不要也杀了”

    灵师语气上显然不太想动手,话语一经释恶转译,蝙蝠头人身的安德烈从腰间抽出刺刀,俯下身对准女人的侧肋,面无表情地扎进其心窝用力一搅。

    双手合十对尸体鞠了一躬,内心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灵师紧随前方四人而去。

    原本特异部四人也可以守住哨塔,不同于其它国家,华夏只有他们四个人过来。先前弗莱迪建议各自回国组建讨伐部队前来中东作战,但释恶没有采取这个方案,对他而言,能力者的命和战士的生命平等,拥有特殊能力的自己在战场上的存活率比普通战士要高,他自是不愿让战士们过来冒险。

    说是借刀杀人,但m国人也不傻,弗莱迪直接表态,要是华夏方不愿意出力,那么m方是不会将异端组织纳入打击范围既如此,释恶只好带队深入敌营作战了,毕竟现在冒着生命危险灭掉异端,总好比被维克多那只疯狗时不时跑去华夏边境搞骚乱要来得好。

    深入敌营作战释恶也不可能就傻乎乎的带队冲进满是雇佣兵的娱乐场所里大开杀戒,先前虽看过佣兵城的规划图,但在黑灯瞎火的城里难以辨别方位,只好让蝙蝠安德烈于半空查探位置后在指引方向。

    于小巷中潜行,由于大部分雇佣兵并不知道联合军突袭的事,自然而言就没有敌意,释恶的感知能力一时间没什么作用,探索任务便交给了安德烈,头部异变成蝙蝠的他通过回声定位能力感知周遭一切动态。

    拐角过后前方视觉通明,五人立马贴身融入暗黑中,默默注视着街道对面那闪烁着五颜六色霓虹灯的酒吧,门口零散几个举瓶对吹的暗黑界成员。

    安德烈退回巷子里,拿起对讲机

    释恶表情逐渐凝重,端起枪,死盯着酒吧大门

    察觉到其动静,灵师内心一紧,同样端枪瞄准前方,“怎么了?”

    “酒吧里有敌意,不是很强烈但是门口那几个人就没有!”

    “不是说这些组织暗地里也打来打去么,可能是里面的人对所有人都有杀心吧!”

    是这么个理毕竟里面的敌意不算多强烈,释恶稍微琢磨一下,也认同灵师的看法,一时间宽下了心。

    “我们已经到达二环市中心,弗莱迪,你们北边现在怎样了?”

    “才刚过四环区”

    对讲机那头没了话音,安德烈嘴里嘀咕两句,将对讲机插回腰间。在释恶将对话内容翻译后,随着神棍一句“m国佬是不是耍滑头”,小巷陷入了沉寂中

    并不是各国部队中都有感知能力者,南边是有释恶和蝙蝠安德烈在,所以才会这么快抵达作战地点,北边行军速度慢是正常的,神棍的怀疑算是多余。再说了,m国、sl这两个死对头联合作战,自然而言不会完全信任对方,特别是两线作战的情况下,万一被另外一头给卖了怎么办?所以行动前,双方调整了队形,确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定时会与对方军中的战士保持联络,确保周全。

    城北,环三区

    一道黑影手持对讲机望着下方鬼鬼祟祟的身影,其身侧是一排野兽,从低沉的哈气声及外观上分析,应当是披着铠甲的狮子。

    “入侵部队到达第三区,领头的刚从楼下经过,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m国人没有撒谎,华夏感知能力者确实不在城北,是否收网?”

    “先别急”

    对讲机发出了“咕噜”声,另一头的维克多似乎是在饮酒

    “让剩下的那几只野兽带队,从地下绕出北城外,优先解决哨塔上的能力者!”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