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御少,夫人她追求者千千万陆软软御枭 > 正文 第276章 她到底该相信谁?
    陆软软表情含笑,软糯万分,可话音间却带着几分寒气。

    月容云的笑容再次僵住。

    肉眼可见的,她的眼神慌乱了一下。

    但也只是一瞬间,月容云就恢复了淡然,解释道,“婚姻不是儿戏,我已经放话给媒体了,那天的欢迎宴虽然没有宣布,可谁都知道呀。”

    的确,那天来参加欢迎宴的宾,其实都知道了陆软软要和贺家结婚的事情。

    现在变卦,别说月容家的亲戚,就算是那些宾也没有办法搞定。

    陆软软抿唇轻笑,“是不是只要搞定了这个,姑妈就可以同意我嫁给周伯的大儿子啊。”

    不就是让西洲的人都闭嘴吗?

    这有什么难的。

    月容云愕然,“艾娜,你就这么喜欢周伯的大儿子吗,你们之前认识?”

    “嗯,认识,而且早就互相喜欢了,既然要嫁,我还是想要嫁给自己喜欢的人。”陆软软认真的点头。

    闻言,月容云便十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这丫头,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在陆软软疑惑的眼神中,月容云道,“你别瞎折腾了,如今家里的这些亲戚都对你虎视眈眈,我去帮你搞定吧。”

    “姑妈你去帮我?”陆软软有些诧异。#@$amp

    月容云点点头,“是啊,我就你这么一个侄女,是有血缘关系的,我不帮你帮谁。”

    随即她又抬起手,拍了一下陆软软的肩膀,“好了,你快去休息吧,凑够钱之后,差不多就要参加那个投资了,最近要养精蓄锐。”

    心中迷茫万分,陆软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这时候,甘木生正好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那个月容云真的是坏人吗?”甘木生问道。%amp(amp

    陆软软沉默了半晌,“我也不太清楚了。”

    不太清楚?

    “你还没去试探吗,是不是找不到机会?”甘木生询问道。

    “不,”陆软软声音越发低沉,“我问过了,她开始的确有些抵触和诧异,但后来却说愿意帮我,还让我别插手,免得家里的亲戚怀疑。”

    不管怎么看,月容云都像是一位和蔼温柔,并且对她掏心掏肺的长辈。

    和月容兵嘴中的那个贱\/人完全不同。

    可,月容兵说的那些事情有理有据……

    所以陆软软就陷入了迷茫当中。

    电话那头的甘木生跟着一起沉默了。

    好半晌才缓缓道,“这样吧师傅,既然她说愿意帮你搞定,那你就静观其变,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也只能这样了。”陆软软颔首。

    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就去准备见白尘的事情。

    等从白尘那里拿到妈咪的线索或者下落,她和御枭的婚事应该也就筹备好了。

    ——

    转眼,就是一个礼拜。

    陆软软拿着十个亿的银行卡,跟着月容云去了一个西洲附近的小海岛。

    “因为是私人项目,所以比较低调,来这里参加投资的都是西洲比较低调的富商和投资家,如果你有感兴趣的,姑妈可以帮你认识。”月容云在船上说道。

    陆软软点点头,“好,谢谢姑妈。”

    “跟我还气什么。”月容云露出和蔼温柔的笑容。

    说着话,船便已经靠了岸。

    两人刚一下船,就有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走上前,态度恭敬,“欢迎云夫人和月容小姐,请您们上交通讯工具吧。”

    “不让我们和外界联系?”陆软软不由微微蹙紧了柳叶眉。

    就是个投资案而已,至于这么严格吗?

    “这可是白老爷子筹备了几十年的大项目,他不希望在成功之前被人声张出去,还请两位配合,若是不愿意的话,就请回吧。”保镖说道。

    月容云立马连声答应,“当然愿意,我家艾娜很崇拜白老爷子的,一定要亲自见一面。”

    “那就请交吧。”保镖说道。

    月容云率先将自己的手机和电脑都拿了出来。

    而陆软软犹豫了一下,还是都拿了出来。

    “两位请。”保镖说道。

    由保镖带路,陆软软就去了海岛正中央的酒店,在酒店大厅里,她看见了七八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样子都是来参加投资的。

    只是这些人陆软软从没见过。

    “我在西洲玩了一年金融,居然还有这么多不认识的大佬。”陆软软感叹道。

    月容云就笑起来,“金融圈子那么大,你怎么可能全部都接触到呢,再说这些都是大鳄,平时在幕后工作,是根本不露脸的。”

    原来如此。

    陆软软颔首,相信了。

    而在大厅等了一会儿之后,就有侍者送来房间钥匙,帮着提行李去了房间休息。

    陆软软有些按耐不住,拽住了侍者询问,“请问白老爷子已经到海岛了吗,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投资会啊?”

    “啊?”侍者满头雾水,“我……我也不知道啊。”

    “你不是在这里负责的人吗,连流程时间也不知道?”陆软软眼神十分疑惑。

    侍者的表情越发躲闪,支支吾吾就是说不清楚。

    这时,月容云就出现在了门口,“你别问了,在白老爷子说开始之前,谁也不知道流程。”

    “对对对,谁也不知道的。”侍者顺着这话往下说,“月容小姐您还是好好休息吧,等开始的时候自然就开始了。”

    扔下这话,侍者脚底抹油赶紧跑了。

    陆软软只好将目光投在了月容云身上,“姑妈,为什么我感觉你比侍者还要熟悉啊?”

    侍者都回答不上来的问题,月容云却能轻松应对。

    “你这个傻孩子想什么呢,难道在怀疑我?”月容云露出了伤心的表情,“我知道你想见白老爷子,当然多方面的打听了啊。”

    顿了顿又补充,“好歹我也是月容家的掌事人,消息自然要比一个侍者要多得多。”

    能知道比侍者更多的消息,不正常吗?

    “我怎么会怀疑姑妈呢,”陆软软笑着露出细糯的小牙齿,“我只是太着急想见到白老爷子而已。”

    “别着急,我们都来海岛了,见到他就是迟早的事情。”月容云抬起手拍了拍陆软软的肩膀。

    “到时候见到了白老爷子,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