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御少,夫人她追求者千千万陆软软御枭 > 正文 第212章 御家对你仁至义尽
    陆海川看向陆软软,愤怒得眼睛都赤红一片。

    合着他刚才跪下来求饶,都是白废?!

    “你真是和你妈咪一样贱,给点脸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陆海川怒不可遏的说道。

    换来的,是陆软软瞬间冰冷刺骨的眼神。

    她直接狠狠一脚踢在陆海川的肩头,让他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

    “我应该警告过你,别用你这张臭嘴提我妈咪,更不要说她任何坏话,怎么,听不懂人话?”

    陆海川被踹得浑身都疼,更生气了,“陆软软,你敢在法院打我,你……你死定了。”

    “我打你,在没有伤痕的情况下,顶多就是被拘留十五天,倒是你,才是真的死定了。”陆软软沉声道。

    听闻这话,陆海川心中一沉,疯狂的打起鼓,“什么意思?”

    陆软软就掏出了手机,点开一段录音,里面赫然就是陆海川承认自己偷窃英狮会设计图的话。

    “英狮会的秘密仓库里东西众多,谁知道你到底偷了多少,只能先把你带回警察局去慢慢调查。”陆软软说道。

    顿了顿,又柔声提醒,“不过根据京市这边的法律,如果偷盗的金额达到十个亿,就有可能判处死刑哦。”

    轰隆——

    仿佛一道惊天剧雷,狠狠的劈在了陆海川的头顶上。#@$amp

    死……死刑?

    不不不!

    他才四十多岁呢,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怎么能去坐牢,甚至被判死刑呢?

    陆海川这下才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紧要解释,“软软你听我说,其实我没有去英狮会偷……”

    “干爸爸!”南仰星也很着急,赶紧上前阻拦陆海川,“你别上陆软软的当,她肯定是在诈我们。”%amp(amp

    “那她万一真的要让我去坐牢怎么办?”陆海川还是很慌张。

    南仰星眼睛眯得细长,朝着陆海川挤出笑容,可笑意却泛着不为人知的冷,“不会的,就算是你真的去坐牢了,我也会救你出来。”

    顿了顿,又补充道,“但如果你现在把我供出来,那就全完了。”

    被南仰星这么一说,陆海川这才回过神来。

    他赶紧点头,“对对对,还有你能救我呢。”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为了将来有好日子过,陆海川狠狠心,居然硬着头皮承认了,“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和仰星没有关系,你别为难仰星。”

    看着面前十分“义气”的陆海川,陆软软几乎想笑。

    这个亲爹,真是蠢得够可以!

    行吧,既然他非要当南仰星的棋子,那她就成全他。

    陆软软微微抬起下巴,“那你自己报警自首吧,说不定这样会争取减刑的机会哦。”

    尽管万般不情愿,可陆海川还是哭丧着一张脸报警自首了。

    警察很快就来了。

    要带走陆海川之前,陆软软把记者们都给叫进了休息室,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

    记者立马对着陆海川一通狂拍。

    拍完了,这才任由警察扭送陆海川回警局。

    至于南仰星这边,陆软软也没打算放过她。

    即便南仰星将大部分责任都推卸给了陆海川,可抄袭的罪名还是成立的。

    “麻烦各位记者回去好好撰写新闻稿,小小心意,不要气。”陆软软给每个记者都递上了一个红包。

    沉甸甸的,打开看,里面是一万块钱。

    “陆软软,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南仰星气得眼眶都红了,“我都已经这么惨了,你还要请记者们故意来抹黑我?”

    “打住,”陆软软表情严肃,纠正她的话,“这不是故意抹黑,只是请他们还原事实而已,怎么啦,你不是跟我关系不错吗,现在我洗清嫌疑,请记者帮我洗刷冤屈,你觉得不合适?”

    话音刚落,旁边的御老爷子便啧啧两声,“哎呀软软,你这好朋友不行啊,一看就是塑料姐妹情!”

    南仰星脸色又是一白,“爷爷,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

    “行啦,”御老爷子缓缓站起身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到了南仰星手中。

    “爷爷你这是?”南仰星有点懵,随即心中又有点激动。

    难道是这几天她在老宅的表现,已经让御老爷子有所改观,所以也看不惯她这么凄惨,终于使出援手了?

    “别误会,”御老爷子开口,“这是你送我的那些补品,我拿去折现了,钱都在里面,想想你现在为了抄袭的事情要赔不少钱,还是自己留着用吧。”

    顿了顿,又补充道,“里面还有我给的五十万,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我们御家仁至义尽了啊。”

    闻言,南仰星几乎站不住脚。

    她听明白了!

    御老爷子这话,就是让她快滚蛋的意思。

    什么嫁进御家的美梦,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爷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子书说过要娶我的,你现在反对我们,实在是太武断了。”南仰星顿时急了。

    “我好歹也是御家的一家之主,做主这点事情还是可以的,轮不着你对我指手画脚。”御老爷子板着脸说道。

    说完这话,御老爷子便拉着陆软软往外走去。

    “行了,今天这件事情也算到此结束了,南仰星抄袭我家软软母亲的作品是实锤,希望你们回去好好报道,我们先走了,还得去庆祝呢。”

    拉着陆软软,御老爷子开心的离开了法院。

    留下南仰星愤怒的站在原地,被记者们包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南小姐,你之前信誓旦旦说,抄袭的人是陆软软,现在被查出来是你,你觉得脸疼不?”

    “南小姐,现在你面临巨额赔偿款,有什么打算吗?”

    “请问南小姐,你之前那些作品也都是抄袭的吗,这样一来,你所谓的天才美女设计师头衔,也都是抄袭才得来的咯?”

    “南小姐,请你回答一下好吗?!”

    无穷无尽的问题,将南仰星团团围住,逼着她回答。

    南仰星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想要去追御老爷子,却怎么都冲不出记者的围堵,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爷孙俩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