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御少,夫人她追求者千千万陆软软御枭 > 正文 第193章 你怎么知道她姓云?
    尽管陆软软再三拒绝,可云凝安还是把人给带了过来。

    厅里,甘木生和陆软软大眼瞪小眼,气氛有一丝尴尬。

    “软软,千万不要拘谨,甘木生可是神医,你之前见过的啊,要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就找他。”云凝安当着佣人的面,还故意大声道。

    陆软软咬牙切齿,“不用了。”

    “为什么不用啊,难道你伤得很严重,不能被我们知道?”云凝安已经开始担忧起来。

    陆软软:“……”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佣人便跑上前来,眼神中满是关切,“甘神医,麻烦你给我家少奶奶看看吧,她伤在膝盖上了,万一影响走路可怎么办?”

    听闻这话,甘木生表情便严肃起来,掀开了陆软软的裙子,开始认真地检查起来。

    “谁让你多嘴的?”陆软软语气很是不悦。

    佣人便委屈巴巴,豆大的眼泪在眼眶中含\/着转悠,欲落不落,特别多可怜了,“对不起少奶奶,我也是关心你啊,您是芙蓉园里的女主人,就是我的天,我怕天塌下来。”

    “放心吧,天塌下来,也有御少顶着,不会把你给砸死的。”陆软软没好气道。

    佣人便不再吭声了。

    片刻功夫,甘木生便检查完了膝盖,松口气,缓缓站起身来。

    “怎么样啊甘神医,我家少奶奶这个膝盖严重吗,是怎么弄伤的啊?”佣人又急切的问道。

    这一次,就连向来慈眉善目的甘木生都冷下了脸,“病人的病情是隐私,怎么能随意透露呢,我自己会和御太太说的。”

    “去给我倒杯茶,我要美式咖啡,精准到六十度再送过来,对了,里面要八分之一的方糖,还要半颗奶球,另外替我准备一份水果拼盘,我搭配着吃。”云凝安也发话了。

    佣人愤愤不平,“这么复杂?”

    “我身份高贵,吃个复杂的下午茶怎么了,软软,你家的佣人不行啊,实在不行,就辞退吧,不过记得先网上曝光,让她以后没活儿干。”云凝安挑起妩媚动人的柳叶眉道。

    听闻这话,佣人顿时怂了。

    她忙不迭的跑去厨房准备咖啡和水果拼盘。

    而陆软软等人,则去了花园里。

    花园十分空旷,周围没办法藏人,三个人这才真的打开了话匣子。

    “你家什么情况?”云凝安率先吐槽,“一个佣人都快爬到你头上来了,你怎么不收拾她!”

    “她针对我只是顺带而已,”陆软软摇头,“她真正的目标,是御枭。”

    什么?

    云凝安更加坐不住了,“她针对你老公,那你还不出手,等什么呢,御枭就是个轮椅上的废人,真要是被欺负了怎么办?”

    虽然两个人只是契约婚姻,但好歹也是盟友,能帮一把的时候,自然要帮一把的。

    “他被欺负?”陆软软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澄亮的剪瞳看向云凝安,轻声问,“你知道他是谁吗?”

    “还能是谁,御枭呗,你的残疾老公,御家的废棋,不受待见的御大少。”云凝安耸肩道。

    顿了顿,还十分严肃的拍了一下陆软软的肩膀,“放心,我并不会嫌弃他的,能坚强生活的人,都是强者,值得尊敬。”

    陆软软:“……”

    什么跟什么啊。

    她甩开云凝安的手,淡淡道,“他是鹰刹。”

    “哦,原来是鹰刹啊,我还以为……什么,你说什么,你说他是鹰……唔。”

    话还没有说完,云凝安的嘴巴就被捂住了。

    陆软软好气又好笑,“你冷静一点,要是被人听到就不好了。”

    云凝安使劲深呼吸好几下,这才眨眨眼睛,示意陆软软将手给拿开。

    随即,压低了声音询问,“他真的是鹰刹?我去,软软,你这是什么破运气,感情那个百般追求你的男人,从一开始就在你身边,这就是缘分啊。”

    这要是不生个五胞胎,简直是对不起上天的安排!

    “想什么呢你,”陆软软翻了个白眼,“正经点,说正事呢。”

    话题回到了那个佣人身上。

    旁边始终沉默的甘木生终于提问,“师傅,如果御枭就是鹰刹的话,他的势力那么大,怎么会被一个佣人给钳制住?”

    “这件事情,恐怕和御家有关。”陆软软摇头,“总之我现在还没线索,一团糟。”

    说到这里,她又看向甘木生,“正好你来了,你去替御枭看看好了,就说是治腿,反正老爷子也一直盼着他能站起来。”

    甘木生点头,答应了。

    等到甘木生要上楼去给御枭看腿的时候,佣人又急慌慌的,想要跟上去。

    刚迈开步子,身后的云凝安就打翻了杯子。

    “哎呀软软,真是对不起,这好像是国外进口的毯子,很难擦。”云凝安满脸愧疚的说道。

    陆软软会意,指了指那个佣人,“没关系,让她擦就好了,一点一点用吸水棉清洗,也是可以弄干净的。”

    让她跪下来擦地毯?

    佣人低头看了一眼那块地毯,发现咖啡渍起码有一平米的大小。

    这人到底是怎么喝的咖啡,能喝成这样?!

    佣人特别没好气,但是又不敢对着陆软软发脾气,只能委婉提醒道,“少奶奶,其实这个地毯可以送去干洗店清洗的。”

    “干洗不要钱?”陆软软挑眉,“芙蓉园养这么多佣人就已经很费钱了,现在还要送去干洗,那我要你们干什么呢,我不如直接辞退了,隔三差五找个钟点工打扫。”

    “说起钟点工,我有一个很不错的,不如介绍给你?”云凝安开始帮腔。

    佣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到底还是忍气吞声,不情不愿的蹲在地上,开始清理起地毯来。

    云凝安看了一眼佣人,语气关切,“真是辛苦你了,要是干得好的话,我可以让你去我家当钟点工,我给你双倍工资哦。”

    “多谢云小姐,不过不需要。”佣人忿忿道。

    下一瞬,陆软软的眼神骤然冷凝寒戾,看着地上的佣人,居高临下的质问,“你怎么知道她姓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