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御少,夫人她追求者千千万陆软软御枭 > 正文 第113章 要不要体验一下?
    话音落地,三楼的那些人便哄堂大笑起来。

    于默气得眼眶都红了,跺了跺脚,快步跑出了食堂。

    陆软软原本想要拦住她的,却没来得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消失在门口。

    “啧啧,难怪是个没人要的剩女,说两句就气跑了。”那人继续讥讽道。

    陆软软走上前,撞了一下那人的肩膀。

    同时手里藏着的银针便扎中了他的回风穴和麻穴,疼得那人直接跌坐在地上,来回的打滚。

    “你……你敢打我们三楼的人?!”旁边的人回过神来,立马愤怒的看向陆软软。

    这个丑八怪真是太嚣张了!

    陆软软满脸无辜,“我什么时候打你了?不过是轻轻撞了一下而已,走路在所难免有摩擦,至于疼成这样?也太娇气了吧!”

    说着话,陆软软又蹲下身子去,拧眉盯着那人的脸看,“你该不会是肾虚吧?我听说肾虚的人就不经撞。”

    “你才肾虚呢!”那人气得够呛。

    陆软软耸肩,“不是肾虚,那就是太弱了,连我一个女孩子都撞不过,还想碰瓷,三楼的人也不过如此嘛!”

    说完这话,陆软软便直接扬长而去。

    他们敢嘲讽于默,那她就有本事还回去!

    那人还想要冲上去找陆软软理论,却被南仰星给拦住了。

    “陆师兄,算了吧,软软只是说话比较冲而已,其实没有恶意的,习惯就好了。”南仰星软滴滴的说道。

    陆师兄看向南仰星,更是来气,“你怎么还帮着她说话啊,别忘了,今天早上就是她害你差点进不了英狮会的。”

    “我都习惯了,”南仰星抬手将碎发拢到耳后,眼尾红了几分,“没事的。”

    “仰星你真是太善良了,结果遇到陆软软这种人,真是委屈你了!”陆师兄心痛万分。

    其他人也纷纷朝着南仰星投去同情的眼神。

    ……

    一天功夫不到,阴狠毒辣丑八怪七个字,就扣在了陆软软的头上。

    英狮会里的保洁都知道,二楼招了一个不要脸的丑八怪,专门按着心地善良的人欺负。

    “他们太过分了,”于默气得握紧了拳头,“我现在就去给你讨回公道!”

    “没事的,”陆软软拦住了她,“你去解释,他们就会说是欲盖弥彰,我没做亏心事,干嘛怕他们,时间会还给我清白的。”

    顿了顿,又晃悠着于默的胳膊,“你快教我怎么看期货债券吧。”

    “好。”于默点点头,打开了旁边的电脑。

    国外和京市有长达八个小时的时差,所以当夜幕降临时,国外的市场才刚刚开盘。

    陆软软怕御老爷子担心,还特意发了短信,说要凌晨才回家。

    御老爷子立马回短信说,要来英狮会看她,给她带点夜宵。

    陆软软给拒绝了。

    现在英狮会的人本来就讨厌她,要是再看见御老爷子来,估计明天就要传什么是靠着御老爷子砸钱才进来的之类的了。

    她被说不要紧,老爷子一把年纪了,不能受这个委屈。

    想着,陆软软自己点了一些烧烤当夜宵,又继续和于默开始研究起电脑上的数据来。

    半个小时后,外卖到了。

    陆软软接通了电话,话筒里便传来了低沉沙哑的嗓音,“外卖到了,请出来取。”

    这声音听着很熟悉,陆软软还有点纳闷,但也没有多想,小跑到了英狮会门口拿外卖。

    英狮会的门外,御枭带着金色面具,依靠在黑色的阿斯顿马丁上,身姿挺拔俊朗。

    瞧着那个娇小的丑丫头往自己跟前跑,嘴角不由得扬起了一抹笑容。

    “慢点跑。”御枭朝着她张开了手臂。

    这下陆软软才看清楚门外的人是鹰刹,立马就往回跑!

    才跑了两步,就被抓住了,男人清冽的气息在她耳旁响起,“跑什么,我有这么可怕?”

    陆软软拼命挣扎,气鼓鼓的,像只炸毛的猫儿,“你这人怎么说话不算数,说好把耳钉还给你,你就离开我的世界,你怎么阴魂不散!”

    不仅阴魂不散,还装作外卖员,大半夜跑到英狮会来找她!

    陆软软在心中把他骂了无数遍。

    鹰刹,狗男人!

    “那些话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答应。”鹰刹隐匿在金色面具下的唇角勾着一抹笑,“你救了我,我怎么能就这样弃你不顾呢?”

    他两只强装的手臂是最结实的桎梏,将陆软软圈在怀中,不允许她有半点逃离。

    顿了顿,又俯身,轻咬着她的耳垂,“干嘛装成这个丑样子,把妆卸掉。”

    “我不卸,你看不惯就离我远一点,免得到时候恶心吐了。”陆软软说道。

    御枭轻叹一口气,“那没办法了,以后只能关了灯见你。”

    说着,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杂货间,“那里黑,我们去那里。”

    陆软软挣扎得更厉害了。

    这狗男人到底想干什么,把她拖到杂货间里,然后……那个吗!

    她悄悄地摸出了银针,想要扎向御枭。

    可这一次,御枭已经有了准备,轻松的擒住了陆软软纤细皙白的手腕,“总是扎我做什么,这可不公平,要不然,换我扎扎你?”

    扎她?

    对上面具下那双带着狡黠笑容的湛黑色眼眸,陆软软耳垂红得几乎要滴血。

    “你能不能要点脸,这里可是英狮会,是很神圣的地方,请你放尊重一点!”陆软软咬牙切齿道。

    御枭眨了眨狭眸,“你扎我可以,我扎你,就成了不要脸?”

    说着,他拿走了陆软软手中的银针,仔细的打量,“难道这针换个人,就不一样了?”

    陆软软梗住,“你说的是这个针?”

    “不然你以为我说得是哪个针?”御枭反问。

    陆软软不吭声了,连脖颈都跟着泛红,整个人像是熟透的虾米。

    偏偏御枭还在继续逗她,俯身过去,咬住了她的耳垂,低声道,“软软,你太小看我了,要不要,我向你证明一下?”

    “流氓!”陆软软啐了他一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狠狠一把推开御枭,抢走了烧烤就往回跑去。

    到了二楼,还特意把楼梯门给反锁了,这才得意的双手叉腰,嘴角勾起一抹笑。

    门都锁死了,看鹰刹那个王八蛋怎么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