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御少,夫人她追求者千千万陆软软御枭 > 正文 第69章 等着看她裸奔
    瞬时,整个餐厅的空气都静止了。

    陆软软眨了眨眼睛,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慌张和茫然无措。

    她赶紧撤开,低着头假装看手机。

    看起来淡定无比,实际上心里慌得一批。

    完蛋了,她刚才亲了御枭,御枭该不会要大发雷霆吧?

    可预想之中的腥风血雨并没有出现。

    御枭的声音淡然如常,“海参粥什么时候上?”

    侍者赶紧回话,“我这就去后厨,请两位稍等。”

    “嗯。”御枭颔首,端起面前的红酒轻抿一口。

    不知为何,他觉得红酒比刚才要甘甜醇香许多。

    陆软软本来还挺尴尬的,见御枭都没有反应,再加上海参粥被送了上来,顿时就忘却了刚才的事情,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吃饱喝足,陆软软这才和御枭回芙蓉园。

    御老爷子正在厅里和董管家下棋呢,瞧见两人回来,立马笑眯眯的问道,“软软,这顿饭吃得怎么样啊?”

    “很好,”陆软软唇角忍不住上扬,“和我在南城吃到的海鲜是一个味道,尤其是那道海参粥,改天爷爷应该去尝尝的。”

    “好呀,改天软软你陪爷爷去吧,爷爷请哟。”御老爷子爽快的答应。

    陆软软当然很开心,“那我先提前谢过爷爷了。”

    话音刚落,陆软软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道,“爷爷,御少,那我先上楼去洗澡了。”

    “去吧。”御老爷子笑呵呵的摆手。

    等陆软软上了楼,他又将目光转向御枭,“枭儿,海参粥当真这么好吃吗?”

    “爷爷安排的,难道爷爷不知道?”御枭声音悠然,剑眉微不可见的轻挑。

    御老爷子心虚的低头去看棋盘,“什么安排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不用装了,”御枭拆穿老爷子的小心思,“我和陆软软出门之前,并没有说过是去吃饭,爷爷是怎么知道的?”

    御老爷子:……

    完蛋,是他自己说漏嘴的。

    御老爷子眼珠子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董管家身上,赶紧抬手指向董管家,“跟我没关系,是老董干的,我也是听老董说的而已。”

    说着还质问董管家,“你快说,是不是你干的?”

    董管家含泪承认,“是,老爷子说是我干的,那就是我干的。”

    宝宝好委屈,但是宝宝不能说啊!

    而御枭岂会不知自家爷爷,显然董管家只是被拉出来背锅而已。

    “下不为例。”御枭说完,便摇着轮椅往电梯走去。

    见御枭不追究,御老爷子顿时满血复活,“那你倒是告诉我,今天这顿饭吃得怎么样啊?滋味如何?”

    “挺甜。”御枭扔下这两个字,直接进了电梯。

    留下御老爷子在厅里疑惑不解。

    他们不是去吃的海鲜吗,怎么还甜上了,难道这个季节的海鲜都是甜的?

    ……

    卧室内。

    陆软软将自己反锁在了浴室里,打开水龙头,这才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立马传来柳嫣儿精疲力竭的沙哑声音,“喂软软,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啊,我有事情要找你。”

    “夫人是为了追问股份的下落吗?”陆软软直接开门见山。

    “对,软软啊,我仔细想过了,之前是我心思太歹毒,现在我想补偿你,你告诉我,这些股份都被谁骗走了,我去帮你收回来,以后陆氏有你一席之地,你也永远都是陆氏的股东,好不好?”

    隔着电话,陆软软也能想象出柳嫣儿现在的卑微模样。

    柳嫣儿查不到那些股份的下落,走投无路,甚至杀红了眼睛,卑微到了她面前来。

    “夫人,你还记得在办公室时,我说的那番话吗?”陆软软悠悠然问道。

    那番话?

    柳嫣儿还有点印象。

    那个时候陆软软说,让她不要太猖狂,否则回头还要去求陆软软的话,就很搞笑了。

    那个时候柳嫣儿觉得这是个笑话。

    但是没想到,现在她才是个笑话!

    “软软啊,那都是糊涂了才说的话,我们始终是一家人啊,所以我……等等,”柳嫣儿好像明白了什么,“所以你早就知道我会栽跟头,陆软软,这一切是你做的局?”

    “嗯哼,”陆软软承认了,“看来夫人还不算太笨嘛,那些股份还在我手里,但不在我名下,如果你诚意足的话,我就救你这一次。”

    柳嫣儿顿时觉得呼吸困难,好像被人掐住了嗓子。

    她居然被这个乡下回来的土包子给狠狠摆了一道。

    “所以,你早就知道投资的合同有问题,所以才故意做局骗我,把股份给交出去,来诓骗我?”柳嫣儿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陆软软其实很想告诉柳嫣儿,她不是知道投资的合同有问题,而是那份有问题的投资合同,就是她亲手做的。

    不过说不说都没关系,反正柳嫣儿已经被她拿捏住了。

    “夫人,问那么多有用吗,如今你不是已经败在我手中了吗?”陆软软轻声问道。

    柳嫣儿呼吸沉重,“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只是想问夫人一句,当初那场火灾,到底是谁干的而已。”陆软软说道。

    听闻这话,电话那头的柳嫣儿顿时清醒了过来。

    所以陆软软这次回到京市,就是想要查清楚当年那场火灾的真相而已?

    “那场火灾?那不是你放的火吗,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柳嫣儿一口咬定。

    陆软软目光沉了沉。

    事情已经到了这步田地,柳嫣儿居然还是不肯说实话,看来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夫人可以考虑一下,明天这个时候,若是还没有决定好,那真相和你之间,必然要取舍出一个来。”陆软软说道。

    柳嫣儿握紧了电话,“你少吓唬我!”

    “要不然,我先杀只鸡,敬给夫人看看?”陆软软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柳嫣儿彻底慌了。

    杀只鸡?

    陆软软打算杀哪只鸡啊?

    正想着,秘书便慌慌张张的冲进了办公室,“不好了夫人,现在京市的所有媒体都围在公司楼下,说是等着陆影后果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