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御少,夫人她追求者千千万陆软软御枭 > 正文 第16章 拍到丑照的人是谁?
    记者的动作看得柳嫣儿心惊肉跳。

    她当然知道被子底下的人是谁。

    不就是陆软软吗?

    真要是掀开被子让大家都看得真真切切,闹得外面的宾也进来凑热闹,那她还怎么收买了记者,去御家邀功呢?

    于是赶在记者把被子掀开之前,柳嫣儿按住了记者的胳膊。

    “五百万还不够,那你们想要多少,只要不把这件事情传出去,掏多少钱我都心甘情愿。”柳嫣儿认真道。

    反正到时候这些钱都能从御家加倍要回来,给多少她都不心疼。

    见状,记者们对视着,小声的窃窃私语。

    这么劲\/爆的新闻要让他们放弃,那起码也得……

    记者伸出了手来,“一千万!”

    柳嫣儿吓得差点没喘过气来。

    一千万,这群人想钱想疯了吧?

    就陆软软那个小贱坯子的桃色八卦而已,也配值这个价格?

    “柳夫人,我们也得和公司交代啊,否则放过这么大一个新闻不报道,又什么东西都没带回去,我们可就要被炒鱿鱼了。”记者们说道。

    柳嫣儿又是在心中不屑的嘲讽。

    这群记者也真是没见过世面,不就是个丑八怪千金和佣人暗度陈仓的丑闻而已吗,也值得他们当个宝贝似的狮子大开口!

    吐槽着,却还是掏了这笔钱。

    反正到时候都能从御家要回来,给就给了!

    柳嫣儿掏出支票本,刷刷刷写了八张一千万的支票给记者们。

    继而立马有菲佣急匆匆跑了进来,裹住被子里的女人便往外跑,一边跑一边道,“夫人,我先把小姐给带回房间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菲佣到底从哪儿冒出来的,但柳嫣儿还挺满意。

    先把陆软软送回房间去休息也好。

    等到时候醒过来了,她再去假惺惺一番,保管能让陆软软感动得涕泗横流!

    至于现在,她得去一场御家!

    看着手中的相机内存卡,柳嫣儿嘴角勾起了邪恶阴毒的笑容。

    三两下送走了外头接风宴的宾们,柳嫣儿便直奔着御家老宅而去。

    临走之前,想起陆知绵说要跟着一起去,好在御子书面前刷好感度的事情。

    可到处找了一通,都没有找到陆知绵的身影。

    “这丫头不会又跑去附近的夜店玩了吧?”柳嫣儿在心中嘀咕,“真是不争气,关键时候半点忙帮不上。”

    算了,这次没去,以后还多得是机会。

    柳嫣儿满心兴奋,只等着赶紧去找御家邀功,便直接出了门去。

    ……

    御家老宅,一楼厅内。

    柳嫣儿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已然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撼了。

    御家随便摆的一个花瓶,那都是收藏级别的,起码要卖几百万的那种!

    待会儿问御家要一两个亿来买下内存卡里的丑照,肯定没问题的。

    正想着,御老爷子便在戴千竹的搀扶下,急匆匆的走到了柳嫣儿跟前。

    御老爷子胡子眉毛都花白了,急得沧桑的脸上印出好几道深深的沟壑,“软软,软软怎么了?”

    他的宝贝孙媳妇儿,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柳嫣儿赶忙站起身来,“御老爷子,您放心,软软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已经都给处理安排妥当,只是有些东西得送来给你们而已。”

    柳嫣儿说着,抬手晃了晃手中的内存卡。

    再紧接着,把刚才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御老爷子急得捂住了胸\/口,气都喘不上来,“他们这些记者,怎么……怎么敢这样对我家软软!”

    “父亲,当心您的身体,柳夫人不是说都处理妥当了吗?”戴千竹抬起皙白的手,轻轻拍御老爷子的胸\/口,语气一贯的冷淡无波澜。

    “是啊,”柳嫣儿也跟着点头,“我都安排好了,每家公司给了两千万,一共是一亿六千万,老爷子,本来我也不想张这个口,可是你应该也知道,陆家的家底不算厚,这笔钱我也是从公司挪出来的……”

    柳嫣儿故意摆出难堪尴尬的表情。

    御老爷子瞬间会意,“软软既然嫁到我们御家,就是我们御家的人,这笔钱我来出,千竹,你去楼上开一张支票给柳夫人。”

    成了!

    柳嫣儿心情激动无比,面上还极力保持着凄哀的表情,“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故意要害软软,老爷子你放心,我已经在调查了,好在及时,软软没有事的。”

    御老爷子心情仍旧担忧,恨不得现在去接陆软软回老宅。

    下一瞬,老爷子的手机进了一条短信。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乐了。

    与此同时,戴千竹也从楼上拿了写好的支票下来。

    柳嫣儿伸手就要去接。

    “等一下!”御老爷子叫住柳嫣儿,先拿走了那张支票。

    柳嫣儿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有问题,茫然的看向御老爷子,“怎么了?”

    “柳夫人,这丑闻是你非得买下来的,现在找我们御家要钱,我觉得有些不太合适。”御老爷子微微眯起了睿智的双眸,“这样显得我们御家像是冤大头啊。”

    柳嫣儿傻眼了。

    这死老头子说什么呢!

    “老爷子,我也是没办法才来御家的,这件事情毕竟是出在软软身上,你刚才也说了,软软是你们御家的人,这丑闻我要是不拦下来,丢脸的就是御家啊。”柳嫣儿耐心的说道。

    玄关处,传来了陆软软糯甜的声音,“我出什么事情了?什么丑闻?”

    柳嫣儿浑身一抖,赶忙转过头去,便看见了穿着那件已经被红酒弄脏的小礼裙的陆软软。

    她跟见了鬼似的。

    “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二楼的房间里休息吗?”柳嫣儿诧异的问道。

    陆软软表情无辜,“夫人你在说什么啊,我为什么要在二楼房间休息啊?”

    “好孩子,快到爷爷这里来。”御老爷子和蔼的招手。

    陆软软立马提着裙摆走上前去,琥珀色的眼眸里隐匿着星光,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份打包的小笼包,递给御老爷子,“爷爷,这是我特意从城南记去给你买的夜宵,我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呢!”

    闻言,柳嫣儿更是傻眼。

    城南记距离陆家也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排队的时间,那当时被记者拍到的人就不可能是陆软软。

    那么,记者拍到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