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御少,夫人她追求者千千万陆软软御枭 > 正文 第8章 现在归我了
    宛如一道惊雷,狠狠的劈在了陆知绵的头顶,让她整个人雷得外焦里嫩。

    “怎么可能呢,我和DUER刚签完下个季度的代言合同啊!”陆知绵抓狂的怒吼道。

    那张精致的脸蛋变得扭曲狰狞,差点吓哭了旁边路过的小朋友。

    经纪人同样纳闷,“我也不知道,好端端的正在度假就收到这则消息了,绵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啊?”

    “怎么可能,”陆知绵矢口否认,“我可是陆家的千金,谁敢跟我过不去,除非她不想在京市混……等等,我知道是谁了!”

    陆知绵的电光火石,想到了一个人。

    那就是陆软软的神秘金主!

    她刚才挑衅嘲讽了陆软软,所以陆软软身边的下人立马狠狠打她的脸,用至高无上的黑卡买走店里所有的东西。

    那么,直接取消她和DUER的合作也肯定不在话下!

    陆知绵顿时气得牙痒痒。

    陆软软那个神秘金主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能这么轻松的拿掉她的代言?

    不行,她绝对不能咽下这口气。

    “我现在就去DUER的总部,你也赶紧过来,我非要去讨个说法不可。”陆知绵说完,恶狠狠的挂断了电话。

    她就不信了,一个刚从乡下回京市的土包子,还能骑到她头上了不成!

    ……

    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陆软软和董管家回了保姆车上。

    御枭早一步上了车,低沉着眸色,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手中的东西。

    见陆软软上车,便直接扔给她,嗓音低沉冷冽,带着不用抗拒的威慑力,“戴上。”

    陆软软抬手接过去,这才发现是一枚钻戒。

    铂金的戒托上,镶嵌着一枚二十克拉的全美方钻,大得跟麻将似的,随便晃一晃,折射出的光线就几乎要将人的眼睛闪瞎。

    “这是……结婚戒指?”陆软软拿着戒指左右看了看,轻声问道。

    御枭颔首,“嗯。”

    既然是跟在他身边,这些该有的东西,他必然不会亏待。

    举着那枚二十克拉的全美方钻,陆软软并不着急戴在手上,而是仔细的把玩,甚至还用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照了照。

    这才满意的将钻戒戴在手上,眼角微微垂下,遮住了灿若星河的杏眸。

    她正好再差这么一枚全美方钻就可以凑够一桌麻将了,本来还发愁要从哪个私人买家手里能淘来。

    现在好了,御枭亲自送到了她手里。

    回头做好那副麻将,一定要请御枭和她搓两把!

    可映入御枭的眼中,却成了陆软软头次见到这样的宝石,高兴得不行。

    乡下来的丑丫头,就这点见识?

    他的仓库里多得是这样的东西,回头找个机会,再送她几颗好了。

    想着,御枭又收敛了眸底的情绪,冷声交代,“爷爷要见你,一会儿去了御家老宅老实点,不懂就不要吭声,董管家会帮你解围。”

    “御少放心,我一定不给你惹麻烦。”陆软软乖巧回答。

    不就是去见家长吗?她还是可以应付的。

    很快,保姆车便开到了御家老宅门外。

    御家老宅是从民\/国时期就传下来的老宅子,几经翻修,却仍旧保留着那股古典的味道。

    绕枝铁门打开,是一片小花园,各处盆景都修剪得格外漂亮,再穿过由葡萄藤搭建的凉亭,便到了正馆跟前。

    正馆的大理石墙面上爬满了爬山虎,郁郁葱葱,风一吹,那些叶子便如同波浪般翻滚。

    陆软软很喜欢这个地方,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

    “害怕?”御枭坐在轮椅上,抬眸看向她,“拿出你今早上的本事来。”

    既然有胆跟他做交易,就不该在老宅里露怯。

    闻言,陆软软立马挺直了后背,“御少放心,我没那么胆小。”

    那张满是疤痕的脸上,琥珀色的杏眸里却满是坚定,看得御枭心底不由得一动。

    这眼神,真的和飞机上的女人好像。

    “进去吧。”御枭收起思绪,低声对董管家道。

    三人进了正馆,立马有佣人上前递了拖鞋,恭敬的请陆软软和御枭在厅稍等片刻。

    “老爷子马上就下楼。”佣人说道。

    而楼上,御老爷子的房间里,一道沧桑的声音正泛着满满的激动。

    “真的吗?枭儿真的这么说?”

    “真的老爷子,我怎么敢骗你啊,刚才我在花园听得真真的,大少说,要让大少奶奶晚上拿出今早上那样的本事来呢!”

    御老爷子激动得直拍大腿,“好好好,看来这孙媳妇儿有本事,没准我很快就可以抱重孙子了。”

    “我瞧着大少奶奶的面相,没准可以生龙凤胎呢。”

    “龙凤胎更好啊,你明天就找个大师来,我要准备给重孙子和重孙女取名字了!”

    激动的讨论了好一番,御老爷子这才下楼去。

    瞧见陆软软,顿时一愣,“你……你这脸是怎么回事?”

    陆软软赶忙低下头去,语气生疏道,“是小时候的火灾烧伤的,抱歉吓到老爷子您了,我应该戴着口罩再来的。”

    从小到大,她见过的异样目光太多了,早就已经习惯。

    可是想到御老爷子和外公是至交,心里多少有点难过。

    “脸不是全部,心善就足够了。”御枭坐在轮椅上,轻声说道。

    一瞬间,陆软软有点晃神。

    传说中残暴冷冽,眼中只有自己的御家大少,居然在帮她说话?

    当了合作伙伴,这待遇果然和那些被残暴弄死的女人不一样啊!

    正想着,又听见御老爷子道,“对对对,心善是最重要的,我瞧着软软就喜欢,这肯定是个好孩子,以前你外公在的时候,总是跟我炫耀自己有个好外孙女,现在可归我了!”

    御老爷子满脸慈爱的拉起了陆软软的手,“别难过,回头让枭儿给你找最好的整容医生,给你做成全世界最漂亮的脸!”

    那慈祥和蔼的样子,陡然让陆软软的鼻尖有些发酸。

    以前外公还在世时,她摔伤留了疤,外公也是这样哄她安慰她的。

    “来,我给你个东西。”御老爷子说着,又拉着陆软软要上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