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贤王 > 第一千零一章 决战之前
    突然出现的这些士兵,一步步的朝着城门口走来,每走一步,就会有一个人自报通名。

    “七杀军校尉费宪忠前来报道!”

    “七杀军伍长崔广文前来报道!”

    “七杀军什长江川前来报道!”

    随着一声声的通名,街道上出现的人越来越多,更有不少人从四处穿着甲胄跑过来,然后很有默契的融入阵型中,一边进去,还会一边通名。

    “七杀军士卒裴三前来报道!”

    “七杀军百夫长吴太寒前来报道!”

    “七杀军千夫长卓不群前来报道!”

    随着通名的人越来越多,街道上的军队越来越庞大,这一幕看的阿里扎很震撼。因为不管有少人加进去,可是这军队一边走,一边还维持着阵型,丝毫不见一点点的杂乱。

    “这....这些人是?”阿里扎有些哆嗦的问道。

    尹仲看着这些士兵,嘴角露出一个微笑,这些人,曾经都跟他一样,随着寿王殿下在沙场上建功立业的啊!

    若论辈分,这些人都算是尹仲的前辈呢,尹仲后来跟随寿王的时候,这些老兵都快到了要退伍的年纪了。

    “七杀军,寿王殿下一手训练出来的天下强军。若非陛下需要寿王在朝堂上帮他稳定朝局。那么寿王殿下或许会比现在的贤王殿下更加的有名望。七杀军也有可能超越血骑卫,是天下一等一的强军。”

    阿里扎听了尹仲的话不免有些咂舌,“你在开玩笑吧,那可是血骑卫,天下公认的强军,你竟然说这七杀军有可能超越血骑卫?”

    尹仲转头瞥了一眼阿里扎,“你懂个屁!贤王殿下这么优秀,乃是继承了寿王的天赋。儿子都这么牛逼,老子能差吗?当年寿王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方统帅,曾经在胡琼老将军麾下做过将军,带兵打仗从无一败你知道吗。”

    “可我为什么没有听过七杀军的名字?”阿里扎舔了舔舌头说道。

    “因为七杀军辉煌的时间太短了,寿王正值巅峰的时候,就被陛下一纸诏书送上了朝堂上,而后七杀军也慢慢开始解散了,到了年纪的都安排了退伍,剩下的有的被分编到别的军队,有的跟我一样,因为崇拜寿王,成了寿王府的亲卫。”尹仲说到这些的时候有些唏嘘,若是当年寿王没有回朝,那么现在的七杀军和自己肯定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吧。

    在尹仲和阿里扎说的时间里,七杀军已经集结完毕,整整齐齐的站在城门口了。

    作为校尉的费宪忠,算得上是现在这些老兵里,曾经军衔最高的人,所以当仁不让的直接站在第一个,朝着王管家和尹仲拱手道,“七杀军全体集结完毕,请下令!”

    王管家深吸了一口气,曾经的辉煌过的七杀军啊,现在只剩下这些老兵了.....

    “众将听令,奉王爷令,命令尔等跟随我一起前往竹川,保护小少爷!”王管家从怀里掏出寿王的令牌,费宪忠等人看到令牌,都同时低下头颅,以示自己对寿王的尊敬。

    此时的叶灼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王竟然还为自己保留了一丝最后的力量,现在距离当日被连破十七城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一周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景国一方又被连续破了四座城池,总得来说,已经有二十一座城被万雪清拿下,等于整个南方战场有一大半已经属于燕国了。

    当叶灼退到竹川,这里是叶灼的底线,在一开始叶灼的计划里,竹川是自己最后开始反击的地方,之所以选择竹川,并不是因为竹川是什么大城池有着什么坚固的城墙,正相反,竹川不仅是一座小城,甚至连城墙都是残破的。若是真的让燕国的大军攻到城门下,兴许都不需要费吹灰之力就能打上城楼。

    而叶灼选择这里,有两个最重要的原因,第一,因为这里距离燕国已经足够远了,可以说,从燕国的边境开始计算,这里已经到了景国的腹地了。战线拉锯的这么长,对于燕国的粮草运输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了,若是一旦燕军的粮草出现了问题,到时候想要跑回燕国都会因为粮草不够而饿死。

    至于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在竹川前面,有着一块很大的平原。平原简直就是骑兵的最爱。而这里,叶灼就是为了让重骑兵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这样万雪清才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出动重骑兵。

    如果不能打击重骑兵,那么叶灼后面一系列的计划将无法进行。

    “王爷,你紧张了....”叶灼站在城楼上,这似乎已经是叶灼的习惯了,自从战争开始之后,叶灼就习惯每天在城楼上站立很长的时间。

    “嗯,这都被你看出来啦....”叶灼没有否认,此时的他比刚接触战争的时候还要紧张。因为自己的计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若是出现了一点点的失误,那么所有的计划都会被破坏。那么自己主动让给燕国的城池,就真的等于送给燕国了,自己就是景国最大的罪人。甚至会成为景国覆灭的罪魁祸首。

    这么大的压力压在一个才二十多岁的“孩子”身上,不得不说的确有些过分了。

    “难得看到王爷还有如此局促的模样,真是令我怎么都想不到啊。”郭诩讪笑着打趣叶灼,越是到了关键的时候,就越是不能紧张。人一紧张就会思绪混乱,郭诩可不想叶灼最后因为紧张出了什么差错。

    “你急别再打趣本王了,本王明白你是想安抚本王。不过不需要,紧张只是暂时的。本王更加期待的是凭一己之力,彻底反转整个战局。郭诩,你相信吗,其实本王从来没有喜欢过战场,但唯独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可以翻转整个劣局,本王就感觉全身的热血在翻涌....原来本王骨子里,也是充满着血腥啊。”

    郭诩耸了耸肩,“以弱胜强,这样的爽感我自然也猜测的到。不过这也就是王爷,换做其他人,这么大的劣势,根本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