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明:我能复制战略物资! > 第170章 战车逼阵!万众齐心震天吼
    追杀鞑子溃兵的扬帆回头看向指挥车,杨文岳的令旗没有动。

    “停马!”扬帆吆喝着。

    “停马!”“停马!”后面吆喝着,慢慢停了。

    不能再追了,再追就过中场,不得不和鞑子骑兵对战。

    有十几个鞑子溃兵跑得快,鬼哭狼嚎着,向清军大阵跑去。

    扬帆等在马上放箭,又射杀几人。

    只有七个鞑子比较幸运,逃出生天,向清军大阵跑去。他们一个个丢盔卸甲,狼狈不堪,脸上却喜极而泣。

    开玩笑啊!一千人逃回来七个,太幸运了!

    岳托脸色阴沉,瞪着喜气洋洋的七个人,忽然举起马鞭;“弓箭手!”

    后面一百弓箭手拉弓搭箭,对准跑来的鞑子兵。

    七个鞑子兵慌了,急忙停下脚步。

    岳托手臂斩落;“放!”

    嗖嗖嗖!一片箭雨过去,七个鞑子兵全部射杀!

    满清权贵一片胆颤心惊,脸色惨白!

    岳托看向众人,指着尸体喝道;“这些人丢盔卸甲,跑在最前面!就是他们最先逃跑,扰乱军心!其罪当诛!”

    满清权贵人人惊惧,连连点头称是。

    岳托喝道;“再有不奉军令,私自溃逃者,毁家拆族!”

    “嗻!”众人躬身大喝!

    明军东阵,指挥车上的杨文岳哈哈大笑,太高兴了!

    狗鞑子军心乱了,自己人杀自己人啊!

    杨文岳感觉肩膀有点麻木,估计袖箭有毒。

    不过刚刚中箭就拔出了,杨文岳估计毒性不大。

    下面,陈洪范带着几骑跑过来,一脸欢喜;“大人!难民都被我赶出去了!”

    杨文岳笑道;“很好,守住战阵!”

    陈洪范刚想说话,李建安忽然大喝;“等一下!”

    众人一惊,看向马上的李建安。

    李建安抱拳喝道;“抚台!军心大振!我等应该主动出击!”

    众人惊了,难道李建安还想骑兵冲阵?

    这次对方可不是路路花,而是岳托啊!人马比路路花多一倍啊!

    岳托损失一千三百骑,可是大部还在。不算阿里不亲的蒙古人,八旗铁骑还有两千人,汉军还有三千人啊!

    杨文岳道;“狗鞑虽然军心动荡,不过阵型未乱,此刻冒然出击,胜负难测啊!”

    李建安抱拳;“大人!并非骑兵冲锋,而是用车营逼阵?”

    众人大惊,车营战兵都在车上,如何能移动?

    如果下来推车,没有火力,如何逼阵?鞑子骑兵一个冲锋过来,推车的还没上车开火,鞑子已经透阵了!

    李建安急忙说道;“战车营自然是推不了车,可以让其他营头帮忙推车,战车营逼阵!”

    杨文岳一惊,思考片刻,看向陈洪范。

    陈洪范大惊失色,吓得心惊胆颤;“我那边还有事。”

    陈洪范调转马头想走,李建安催马上前,一把将他抱住了!

    “哎!哎!哎!贤弟!慢点!”陈洪范挣扎着,还是被李建安摔下马去。

    陈洪范几个亲兵大惊失色,按理说应该上前保护陈洪范,可是李建安没伤害他,杨文岳也没发话,只好看着。

    陈洪范站在地上,挣扎起来;“老弟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商量!”

    李建安紧紧抓着陈洪范一条胳膊,笑道;“没事,可以好好商量。”

    陈洪范哭笑不得,一时大意,又被这小子劫持了!

    杨文岳喝道;“老陈!你带领登州营去推车!”

    啊?陈洪范听见这个噩耗,吓得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杨文岳喝道;“你啊什么!就你人头多,盔甲少,你去最合适!”

    陈洪范欲哭无泪;“可是鞑子骑兵冲过来,我上不去车,往哪跑啊?”

    李建安笑道;“跑什么,我保护你,不行你可以钻车底嘛!”

    陈洪范哭笑不得;“我一个总兵钻车底,我也是要脸的人啊!”

    李建安瞪着他;“你是要脸还是要命?”

    陈洪范欲哭无泪;“我不去行不行?换老金行不行?”

    “当然不行!”李建安向杨文岳大喝;“抚台!陈总兵想要违抗军令,应该军法处置!”

    杨文岳一愣,忽然掏出一把手铳,指着陈洪范;“你敢违抗军令,我一铳崩了你!”

    陈洪范吓得大惊失色,满脸惨白。

    几个亲兵也慌了,杨文岳要崩陈洪范,他们可不敢救。开玩笑,杨抚台执行军法,谁敢拦?打死谁都白打!

    你要是敢拦着,那就是阵前抗命,以谋逆罪论处,弄不好是要杀全家的!

    陈洪范吓得浑身发抖;“抚台!别!别!别走火!我去!我这就去!”

    杨文岳大喝;“快安排!一切听建安的!”

    陈洪范无可奈何,看向几个亲兵;“快回营里喊人!除了骑兵,都给我喊过来!”

    “是!”几个亲兵答应了,立刻跑马回去,大喊大叫。

    陈洪范看着李建安,有些气愤难平;“老弟,我送你四个大字;最毒妇人心!”

    “少废话!”李建安踢了他一脚;“快走!”

    “哎呦!别踢啊!我这不走着呢嘛!”陈洪范叫嚷着。

    李建安对准他的大屁股,又是一脚;“快点走!磨蹭什么!”

    “哎呦!”陈洪范欲哭无泪,只好加快速度。

    哈哈哈,周围将士们一片嬉笑。

    陈洪范气死了,狗日的李建安,一点脸面都不给我,我陈洪范也是要脸的人啊!

    …………

    清军阵前,气氛相当沉重。

    连着三场失败,让清军士气消沉,很多人已经萌生退意。

    岳托心知肚明,今天恐怕不好打了。

    然而撤退可是个技术活,必须精心安排,稍有不慎,被对方抓住机会,撤退就是溃败!

    兵败如山倒,一旦溃败,那损失可就惨重了!

    为了给满清权贵打气,岳托故作轻松,笑道;“大伙不必担心,狗日的明军都是死蛤蟆。他们只会龟缩在阵里,等着我们进攻。只要我们不攻打,他们就不会移动。”

    哈哈哈,满清权贵笑了。

    确实如此,明军因为多是步兵,一般见了八旗铁骑,不是躲进城里,就是依山靠水列阵,没有明军敢主动逼阵。

    因为一旦逼阵,明军的阵型就乱了,出现空子,很容易被骑兵冲垮。

    哪怕明军数量占据绝对优势,也少有人敢主动追击清军。

    所以历来战役,清军牢牢把握着战场主导权,能打就打,打不了随时可以走。

    岳托指着大战车笑道;“明狗子所依靠的,一是大炮据马护阵,二是战车高大,不怕我骑兵。他们这两样东西,哪一样是好移动的?只要咱们不动,明狗子就是只死王八!”

    哈哈哈,满清权贵笑了,士气恢复一些。

    “王爷说得对,咱们不怕明狗子!”

    “没错,咱们想打就打,不想打可以改天打!”

    “明狗子胆小如鼠,就会躲在王八壳里,可惜他们的王八壳动不了,一动就散架啦!”

    哈哈哈,清军士气大振,又骄狂起来。

    就在这时,明军车阵后,跑出来许多战兵。这批战兵盔甲很少,只拿着少量盾牌。

    众人拿起千里镜寻望,原来是登州营那边跑来的!

    登州营分散开来,十几个人一辆大战车。

    满清权贵疑惑了,一个个看着,不明所以。

    “干什么?加派人手吗?”

    “不像啊,怎么不上车?不是在两边,就是躲车后?”

    “糟了!他们要推车!”喊这话的是石廷坚,他刚喊完就后悔了,自己失言了!

    果然,他的话引起一阵骚动,军心动荡!

    岳托恶狠狠瞪着石廷坚;“鬼叫什么!哪里糟了?那么大战车,是容易推的嘛!每辆战车上十几号人,最少三千斤!”

    岳托看向慌张的满清权贵;“慌什么!战车的速度快不了!他们推战车,对咱们是好事!明军动了,咱们正好找准时机,一举破阵!”

    众人听他底气十足,安心一些。

    岳托哪有什么底气,无非强撑着罢了。

    战车营里,登州营2400战兵已经分散开来,每十二人一辆大战车。

    大战车后面可以推四个人,两边还有四个扶手,十二个人可以全力推车。

    此刻!李建安单骑入阵,前面看押着陈洪范。

    陈洪范走在前面,哭丧着脸,磨磨蹭蹭的。

    李建安指着中心一辆大战车,大喝;“你就推这辆!”

    唉!陈洪范无奈答应一声,抓住战场旁边的把手;“兄弟们!推起来!”

    李建安气愤,拿起马鞭子抽打陈洪范;“给我大点声!”

    “哎呦!贤弟别打!我喊起来!”陈洪范哭几赖尿的,放声呼喊;“兄弟们——推起来啊——”

    “推起来啊——”登州兵2400人呼喊起来!

    “推起来啊——”战车营2400人跟着呼喊起来,声威震天!

    巨大的战车开始启动了,慢慢向前。

    后阵,忽然传来激昂的鼓声!

    咚!咚!咚咚咚!

    激昂的鼓声震荡人心,让人热血沸腾!

    李建安回头一看,敲鼓的不仅有鼓手,还有杨文岳!

    杨文岳不顾肩膀伤势,拿着两个大鼓锤,敲得震天响!

    李建安激动了,见陈洪范还磨蹭,气得大怒!他挥舞马鞭子,狠抽陈洪范;“你他妈给我快点!使劲!”

    “哎呦!哎呦!贤弟别打!我使劲呢!”陈洪范斜着身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推起来啊——”

    “推起来啊——”4800人呼喊着,大战车的速度加快了!

    方圆数里的战场,几万人完全被震撼了!

    谁也没想到,如此巨大的战车,速度竟然可以提起来!

    要知道,不只是战车的重量,上面可是十二个人啊!

    对面清军大阵,满清权贵一片骇然色变!

    如果被大战车挤压过来,他们很可能面临一场崩溃!

    岳托强行打气,大声喝道;“不要慌!战车再快!跑不过我们的战马!等一等!说不定他们自己就乱了!”

    众人哪里真信,军心动荡!

    岳托喝道;“石廷坚!你部前出抛射,扰乱敌阵!我等随机应变,攻破明军!”

    “嗻!”石廷坚感觉不对,但是不得不从,他的家口都在辽东啊!

    再说他有马匹,就算有情况,总比手下人跑得快!

    石廷坚跑马到自己阵前,大声吆喝;“上前列阵!上前!”

    石廷坚驱赶1600人前出,迎着战车顶上!

    “推起来啊——”明军又在呼喊,战车速度越来越快!

    李建安马鞭子猛抽陈洪范;“快点!你敢偷懒!老子抽死你!”

    “哎呦!别抽!贤弟!我使劲呢!”陈洪范憋得大脸盘通红,又喊起来;“推起来啊——”

    “推起来啊——”震天的呼喊声中,战车营的速度还在加快!

    李建安见对面出步兵了,猛然举起钢刀!

    全场震惊!一片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