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财好你 > 第 29 章 第二十九块硬币
    :..>..

    午休时间,院楼四周树木伫立,白云稀薄,金黄阳光穿透枝叶,一切安静而懒洋洋。

    霍骁扯开一点口罩透气,很快又放平,捏紧鼻梁处的铁丝,把自己的半张脸遮得严严实实。

    左侧脸颊红肿,从中心泛出青紫淤血,他现在稍微裂开嘴角都会牵扯出钻心的痛意。

    尽管今早上课时,有个善良可爱的女同学安慰他说,帅哥脸上的伤不能叫伤,那是你勇敢存活在这俗世的勋章,霍骁还是不太能接受自己这幅样子。

    在走廊里遇上方思勤,霍骁摘下口罩,微微躬身喊:“主任。”

    “欸哟。”方思勤都不太忍心看他这张脸,犯愁道,“这到底是怎么摔的啊?这得多久能好?”

    霍骁浅笑,反倒安慰她:“没事,小伤。”

    听到楼梯上有脚步声,霍骁斜眼瞥去,看到的却只是一个仓促落跑的背影。

    方主任提声喊:“小周,怎么了啊?”

    周以头也不回,匆忙解释:“我去上个厕所!”

    霍骁短促地笑了一声,对方思勤说:“那我先回办公室了。”

    “欸好。”方思勤边走边嘀咕,“怎么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办公室里没有人,霍骁打开窗户通风,转身时目光滑过周以的办公桌,不能说杂乱,只能说......丰富?

    除了留出电脑面前的一块位置以便办公,其他地方都被杂物占满,试卷用黑巧和代餐谷物棒压着,他送的那盆多肉被她放在键盘旁边,电脑的边缘充当备忘录板,粘满了便利贴,包括他写的那一张。

    没过多停留,霍骁敛目,在经过时把一本摇摇欲坠的笔记本往里推了推。

    周以大概是不回来了,那天那么盛气凌人,过后却一见他就跑,连霍骁都要怀疑,到底谁才是挨揍的那个。

    他摁下主机电源键,开机后登陆进邮箱,准备批阅上周学生们提交的作业。

    四十分钟过去,他正回复到第六份邮件,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

    霍骁从屏幕上抬头,和周以四目相对上,他先是一愣。

    极快地挪走视线,他见她还站在门口,又看过去。

    周以朝他走了过来,将手中的袋子放到他手边,表情不卑不亢,一脸凝重。

    霍骁没说话,用眼神询问她意欲何为。

    周以挠挠下巴,开口说:“我问了我朋友,24小时后之后要热敷才消肿快。”

    她打开袋子,拿出一颗白煮蛋,抽了两张纸巾包好,递给霍骁。

    在她殷切的目光中,霍骁微微向后仰拉开距离,质疑道:“你确定?”

    周以摆出一个无语的表情,伸手扯了他一下,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蛋直接按他脸上揉搓起来。

    还滚烫的鸡蛋贴到肿胀的皮肤,霍骁立刻疼得直嘶气。

    周以边揉边说:“我朋友是护士,权威认证的方法,而且我也没恶毒到要对你进行二次伤害吧?”

    霍骁扯了下嘴角,讥诮道:“你还不够狠毒吗?”

    周以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惹得霍骁皱眉瞪她一眼。

    经过那荒唐的一架,大概是无需再伪装和周旋,周以面对霍骁时反倒轻松了许多。

    右手举累了,周以停下,甩了甩手腕。

    霍骁撩起眼皮子看她,双手放在桌上,没有要动的打算:“突然良心发现了?”

    周以十分不屑地嘁了一声:“怎么可能?你就欠揍。”

    她闭了闭眼,重新开口说:“今天给大一上课,听到几个女生说,是哪里的门把霍老师撞成这样,罪该万死,不知道帅哥的脸价值连城吗。”

    周以掐着嗓子,学得活灵活现,霍骁挑眉,满足地笑起来,连脸上火辣的疼痛感都冲淡了不少。

    周以咬着后槽牙,愤愤道:“真不知道我为什么心虚。WhydoIfeelguilty?”

    霍骁够到袋子,里头还有一个鸡蛋,他放在桌上,用掌心搓碎蛋壳,修长的手指利索剥开,将白滑的水煮蛋拿到嘴边,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蛋黄的味道让周以迅速捂着鼻子挪远,嫌弃道:“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爱吃鸡蛋,不觉得有股屎味吗?”

    霍骁的动作顿住,凉凉剜了她一眼:“不爱,但请尊重。”

    周以噤声,换上低眉顺眼的样子,继续替他按摩脸颊。

    一颗鸡蛋咽下去有些噎,霍骁抬起下巴,喝了口水。

    “欸,你这里也有颗痣。”周以说。

    “嗯。”

    周以夸张地哇喔道:“怪不得你这么聪明,智多星呐。”

    霍骁放下杯子,面向周以问:“所以你到底为什么突然献殷勤,你现在让我发毛。”

    周以咽了咽口水,决定挑明:“那个,你不会去告我的,对吧?”

    霍骁冷笑一声:“你不嫌丢人我嫌。”

    周以放下心来,嘴角露出笑意:“那就好。”

    风将窗帘吹起,阳光一晃一晃。

    周以的发尾时不时地会扫过手臂,带起难忍的酥痒,但霍骁始终没有改变姿势。

    “怎么办?”他舒展开温润的眉眼。

    周以抬起头:“嗯?”

    “我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你了。”

    空气沉默流转,霍骁紧盯着周以,没有放过她在一分钟内精彩纷呈的情绪转换。

    从呆滞到恐慌,睁圆眼睛急促地呼吸了两下,最后双手叉着腰,严肃又幼稚地警告他:“你可别,我老公会带着一车面包人冲了你的!”

    霍骁应该是第一次在人前表露出这样明朗的情绪,怕牵动伤处不敢太大动作,他只能肩膀一耸一耸,从胸腔逸出低低的笑声。

    “今天晚饭少吃点。”他说,“留着肚子我请你吃夜宵。”

    周以眨眨眼睛,表情极为痛苦:“你要追我吗?你认真的?你是抖M?”

    霍骁把那颗凉了的鸡蛋放进周以掌心:“向你做一个珍重的道歉及和解仪式,如果你考虑甩了现任,我可以现在就来订花。”

    周以握着鸡蛋连连后退:“别别别,用不着用不着。”

    霍骁和周以还是回到那家给他们都留下不愉快经历的小酒馆。

    点单时,两人都没有要酒,霍骁要开车,周以说是男朋友不让。

    霍骁对此举冷笑一声:“我以为你们feminist都会对大男子主义深恶痛绝。”

    周以敲敲桌子:“脸上的伤口还没好,你就管住这张嘴吧。还有,你难道想看到女朋友和一个居心不良的男人单独喝酒吗?这属于人之常情。”

    霍骁不说话了,反应过来后又道:“你说谁居心不良呢?”

    周以耸耸肩。

    等菜上齐,霍骁抿了口茶润喉,启唇道:“那天晚上的话,抱歉,为我和我朋友的冒犯和你说声对不起。”

    周以提醒他:“还有对我男朋友。”

    霍骁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重新说:“向你们俩说声对不起。”

    周以摸着脖子,倒有些无所适从:“你真的不该那么误解人。”

    “Sorry.”霍骁摸了下脸颊,那土法子还挺管用,他真觉得没那么肿了,“不过你不是也误解我了吗?”

    周以下意识反驳:“我哪有?”

    霍骁勾了勾嘴角:“你说我否定你的努力,你不是也否定我了吗,你觉得我今天的成就都是靠父母,我可能确实比大多数人起点高,但那不代表我就活得轻松。说实在我还挺羡慕你的,你获得的成就就是你自己的,而我干什么都得归功于父母。”

    他拿起筷子,倒是没想到会和面前这个人分享起这些:“那天晚上我被喊回家吃饭,从进家门被数落到桌上的碗筷都收走,心情不太好,喊朋友出来喝酒,看到你们俩更不爽了,那些话是故意撒气说的,别往心里去。”

    周以有些愕然,霍骁也会挨骂吗,不可思议,排除掉那一晚的言论,他在人前从来都是妥帖完美的。

    她小心地问:“是霍教授说你的吗?”

    霍骁说:“他明嘲,我妈暗讽。”

    周以深吸一口气,霍教授是出了名的学风严谨、要求严格,听说在答辩上怼哭过无数学生,令人又敬又怕。

    霍骁的母亲她并不了解,但大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周以搓搓胳膊,感到后背发凉。

    她小时候,周建军也有一阵对她特别凶,干什么他都看不顺眼,逮着小事就要骂一顿,狠起来没少打过。

    但那会儿她再觉得可怕,也好歹有她妈妈总是护在她身前。

    周以突然有些不敢想象霍骁是怎么成长起来的,怪不得心理扭曲,换谁不得憋坏。

    霍骁自嘲道:“挺丢脸的,我都他妈快三十了,见到他还是怕,他声音一大我都发抖。”

    周以笑了笑,和他碰了下杯:“我也是,我感冒了在我爸面前吸鼻子都不敢。”

    两人就着中国家长的问题深刻讨论起来,畅所欲言,各抒己见,仿佛是开展一场学术座谈会。

    最后,霍骁说:“那天真的混账了,对不起啊。”

    周以就算有气也已经全撒出去了,她伸出手,欣然接受他的道歉:“原谅你了,以后好好相处,霍老师。”

    霍骁握住,轻轻晃了晃:“Hopetogeellongwithyou,sincerely.”

    这顿夜宵吃到将近凌晨,走回宿舍的路上,周以拿出手机给李至诚打电话。

    晚风凉爽,她脚步轻快,接通后,嗓音甜甜地喂了一声:“在干嘛呀?”

    李至诚的声音透着疲惫:“加班开会,现在中场休息了一会儿,你呢,在干吗?”

    周以抬头看着月朗星稀的夜空:“霍骁请我吃了夜宵,和我道歉了,我们俩彻底和解,以后真的就是友好同事了。”

    李至诚嗯了一声,对她说:“看,人家这才叫成年人的解决方式。”

    周以撅高嘴,不满道:“你怎么还夸他呢?”

    李至诚笑起来:“那我还要夸你?周周以以,暴力虽爽但不可取。”

    周以哼道:“你那天不也想上去干架么?”

    不知是否因为正处于工作状态,李至诚沉稳而镇定,连嗓音都比平时多了几分成熟的性感,周以在脑海中想象他现在是以什么样的姿态和她打这通电话。

    听姜迎说他平时在公司很凶很严肃,周以愈发好奇。

    啧,看来她才是抖m。

    李至诚在电话里说:“说实话,我并没有,力是双向的,打在他脸上我还嫌疼了我的手呢。”

    周以只当他马后炮逞一逞口舌之快:“那如果我不拦你,你会上去干什么?”

    李至诚沉吟片刻,煞有其事道:“走过去,保持微笑,朝他不屑地说一声‘酸鸡,就这?’,然后比个国际友好手势,最后搂着你潇洒地扬长而去。”

    周以笑出声:“你这就叫成年人?你才小学生吧。”

    李至诚不以为然:“我有力气干吗浪费在他身上,我不如留着回家使给你。”

    周以:......

    “我到门口了。”

    李至诚应好,他似乎在走路:“我也要继续开会了,早点睡啊。”

    周以拿下手机,对着话筒用力啵了一声:“给你充个电,你也注意休息。”

    李至诚顿了两秒,说:“等等,先别挂。”

    周以问:“你要干嘛呀?”

    李至诚的呼吸频率快了些:“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然后......”

    听筒里响起一声轻而明晰的“mua”,周以的苹果肌今天也进行了很好的训练。

    李至诚补完后半句:“亲你一下。秘书催我了,这次是真得挂了。”

    周以眉眼弯弯:“快去吧!明天见!”

    只有异地情侣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是哪句。

    ——“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