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财好你 > 第 25 章 第二十五块硬币
    周一早上,晨光大好,蓝天崭然。

    周以特地早起半个小时化了妆,神清气爽地到达教室。

    大一新生们已经在了,这是他们入学后的第一节正式课堂。

    新生研讨课比较轻松,系里每个老师轮流上一次,主要就是聊一聊天,让他们对这个专业和以后的发展方向有个大概了解。

    离上课还有五分钟,周以打开多媒体,却发现出门时忘了拿U盘。

    人生难免会有这样的小差错,她只能登录电脑,在文件传输助手中找到PPT。

    看到置顶栏有红点,周以顺手点开。

    李至诚喊她:周周以以。

    周以拖出键盘,敲字回:干嘛?

    李至诚说:开会好无聊。

    嘴角不自觉上扬,周以抿唇收敛笑意:那你就撑着下巴发呆想我吧。

    底下突然爆发出一片哗然声,周以懵怔地抬头,问前排的女生:“怎么了?”

    女生捂嘴偷笑,指了指她身后。

    有人喊:“老师,没想到你这么甜!”

    周以头顶问号,转身看了一眼,吓得瞳孔骤缩。

    投影仪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她和李至诚的聊天框就这么大喇喇地位于屏幕中央,那备注还是极其羞耻的“/爱心亲亲老公大人/爱心”。

    周以用余光瞥到有人举起了手机,猛吸一口气,在先岔掉还是先关电脑中果断选择了拿起文件夹挡住脸。

    好在上课铃救世般地响起,学生们早早对其有了条件反射,教室顷刻安静下来。

    周以清清嗓子,正色道:“好了。”

    她晃晃鼠标,淡定地退出,打开PPT开始播放:“我们上课吧。”

    课堂是老师的主场,上课前的一幕插曲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周以,她从容不迫地开口,尽管只有自己知道那一刻她又多想逃离地球。

    “我想系里让我给大家上第一节课,是因为我和你们一样,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美丽的校园。上两周给校选课的同学们上课时我就说,我也不太习惯被喊老师,喊我Zoey就行。”

    立马就有男生扬声喊她:“Zoey姐姐!”

    周以浅笑着应:“欸。”

    她大概说了二十分钟的开场白,转而问同学们:“大家都有英文名了吗?”

    有人点头有人摇头,周以坐到讲台边的椅子上,与他们平视:“那这节课我们就一起取个英文名吧,是方主任给我布置的任务,周三你们会有外教老师的课。”

    周以耸耸肩,说:“他不太会记中文名字。”

    大家纷纷笑起来。

    因为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周以提早十分钟结束,让他们可以早些去食堂吃饭。

    下课前,周以往教室里扫视一圈,本想再加一句“那个什么大家就当没看见吧”,想想又觉得还是不提为好,说不定这群崽子已经忘了呢。

    下午没课了,她在外面吃过饭,在星巴克坐了一会儿,拎着包回到办公室。

    一打开门,王老师抬头看见她,朝她亲切地笑:“回来啦?”

    周以点点头,也掀起嘴角:“笑这么开心,什么事啊?”

    王老师上扬尾调嗯了一声,奇怪道:“你还不知道?”

    周以有种不好的预感:“知道什么?”

    王老师把手机递给她看:“有学生发到学校表白墙上了,我一看就是咱们楼教室,是你吧?”

    周以心里一沉,接过手机,飞速浏览上面的内容。

    “震惊我全家!清冷美女老师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啊啊啊啊啊备注和语气都好可爱哦!被我们发现老师还害羞了!”

    配的两张图,一张是大屏幕上的聊天框,依稀能看见他们的对话内容,一张是讲台上用文件夹挡住脸的周以。

    评论区竟然有上百条,她大概翻了翻,有人敏感地猜测:说是在开会,我的妈,老师老公不会是霸总吧。

    周以被雷得起了鸡皮疙瘩,搓搓胳膊,把手机还给王老师,再看下去她这次就得给J大抠座食堂出来了。

    王老师又惊呼道:“天,微博上有个营销号搬运了,大学趣事bot,快去看看,周老师,你不会是要出圈吧!”

    周以两眼一黑,深呼吸一口气,想原地与世长辞,才过去几个小时啊,怎么都传到全国网民前了。

    霍骁一直都坐在办公桌前,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嘴角笑意温和,对周以说:“恭喜你脱单啊,周老师。”

    周以对他扯了扯嘴角,不太自然地挪走视线。

    她显然低估了祖国网络的发达,那条微博不仅在大学生圈里被转发上万条,甚至出现在了李至诚的首页。

    周以收到他消息的时候,下巴搁在桌面上,已经发了快半个小时的呆。

    别人也许认不出来,但李至诚肯定一眼就能,她就穿着他新买的荷叶边白色衬衫。

    李至诚:牛蛙,周老师你火了。

    周以面如死灰:......我想火化了。

    李至诚赶紧问:怎么了?

    周以:丢人!丢人!太丢人了啊!

    她终于找到一个地方发泄情绪:有人说我私底下不会是霸总的娇妻吧,我娇个屁啊娇!

    李至诚哼笑:不娇么?我觉得挺娇的。

    周以:......

    周以:我说认真的,我没脸待下去了,我能辞职吗?

    李至诚大概是翻了评论戏瘾上来了,冷酷地回:辞。

    周以又问:你上次说你公司有个职位,只管帮老板花钱就行,那个位子还空缺吗?

    李至诚:缺。

    周以提议道:那我来给你打工!我最花花钱了,老板看看我!

    李至诚:行。

    周以看他这么痛快,又犹疑起来:真的啊?

    李至诚:当然。

    李至诚说:你要是想明天就能入职。

    周以哟呵一声:那我要准备什么资料和手续吗?

    李至诚:身份证、户口本,九块钱我来出就行。

    周以:?

    李至诚:不愿意?

    周以:.......

    和李至诚插科打诨说了会儿话,周以的情绪也缓了过来,以这样的方式官宣,到真是独树一帜。

    反正没露脸,能给网友们带来今日份的乐呵也挺好。

    周以与自己和解,决定就此揭过这章。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条微博还以“清冷美女老师私底下竟是娇妻”的词条登上了热搜榜。

    视频通话里,李至诚猖狂大笑,说要截图打印裱起来,那可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

    周以只恨现在两人异地,要是面对面她一定一拳揍在他脸上。

    李至诚要去洗漱,周以躺在床上刷手机等他回来。

    闺蜜群里今天也炸锅了,姐妹们声讨她怎么复合都不说,一个人闷声干大事。

    周以回:哎呀,这不是最近事情多嘛。

    把她和李至诚复合历程仔仔细细盘问完,八卦欲得以满足,这群女人才罢休。

    她们又聊起别的话题,陈文欢说:江蓁也去申城发展了你们知道吗?

    王若含啧叹:周以哟,你俩真是孽缘啊。

    郑筵问:她现在怎么样了?我听说不是快和男朋友结婚了吗?

    陈文欢答:看这样子是分了。

    周以与江蓁其实并不认识,以前在学校打过照面,因为那场荒唐的校花争夺战,她们俩莫名其妙成了宿敌。

    在她的印象里,江蓁是个明艳漂亮的小美女,和理科班的陆忱是好朋友。

    思及此,周以在群里扣字问:那个,陆忱怎么样了?

    王若含发了条语音,周以点开。

    ——“我的妈,你还惦记着你的初恋呢?”

    周以不以为然,也回了条语音过去:“屁嘞,这也能叫初恋?”

    王若含据理力争:“怎么不算,你他妈情书和巧克力都准备好了!”

    周以急眼了:“那他妈就是一封无比纯洁的感谢信!你他妈别造谣!”

    “周以。”

    耳机里突然响起声音,周以打了个激灵,手机从手里滑落。

    “什么初恋,什么情书?”

    抬头看见电脑屏幕上李至诚神色凝重的脸,周以仿佛见到了鬼,张嘴啊了一声,整个人往后退,双臂交叉护在胸前。

    “你他妈初恋居然不是老子?”

    周以挠挠脸:“我也没说过就是你吧。”

    李至诚怒火攻心,颤抖着手指指着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着急回来和她打电话,头发都没擦干,刘海湿漉漉地贴在额头上,被他随意捋到脑后。

    李至诚深呼吸一口气,点点头,身子往后仰,夹着二郎腿,双手搭在沙发背上,姿态随意,语气张狂道:“说吧,你和那个崽种的青春往事,说来让我嫉妒嫉妒。”

    周以被他上纲上线的态度弄得哭笑不得,网友那几句霸总还真让他端起架子有了包袱,都哪儿学来的话:“首先,人家不是崽种,人家非常优秀,在航天研究所工作,国之栋梁,你给我放尊重。”

    李至诚阴阳怪气道:“哦哦哦,不得了,大科学家。”

    周以忍耐着继续说:“其次,如果我把这个故事告诉你,你不准笑。”

    李至诚简直想呸一声:“老子现在憋着泪呢!我笑个屁!”

    周以叹了一声气,被迫回忆起她整个青春年少里仅有的一次、荒唐又滑稽的怦然心动。

    “夏天的体育课上完之后有多热,你明白吧?但是小卖部一定是被那群男生占领的,他们跑得快人又壮,跟群疯狗一样,等我们女生过去,冰箱里的冰水早就被拿光了。”

    李至诚冷冷“嗯”了一声,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英勇的战士。”周以的嘴角露出微笑,双眸闪着光,仿佛仍然会悸动,“陆忱每次都会孤身挤进人群,然后抱着一大捧的冰水出来,分给他们班的女生。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后来有一次,好像是多出来了一瓶,她看到我站在旁边,递给我,问我要不要。”

    周以捧着脸,一副少女多情的模样:“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挺美好的,炎炎夏日,冰镇的汽水和她帅气干净的笑,啊——。”

    李至诚快酸死了,别别扭扭道:“就这?”

    周以抿了抿唇:“就这你不也这么大反应?”

    李至诚瞪她一眼,催她继续说:“然后呢,然后你个沉不住气的就写情书了?”

    周以直起腰,严肃申明:“再说一遍,老子没写情书,那就是一张写着‘谢谢你’的便利贴,因为本人道德优良,懂得感恩!”

    李至诚撇撇嘴:“懂,我懂。然后呢?”

    周以垮下肩,拿起桌上的吸管杯,一边喝水一边含糊不清地说:“然后我们在女厕所迎面撞上了。”

    想起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周以憋闷道“你说怎么会有女孩嫌洗头麻烦就直接剃个寸头呢?让我被王若含她们笑了十几年。”

    李至诚抬手捂住下半张脸,沉默了几秒,实在没忍住,闭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以捏紧拳头:“都他妈让你别笑了!”

    李至诚不再克制,放声大笑,尽情嘲笑她道:“你丢不丢人哦。”

    周以抱着膝盖,小声嘟囔:“再丢人也没今天丢人。”

    李至诚反驳:“哪里丢人,我们的爱情被全世界见证,不好吗?”

    周以:“......滚蛋。”

    也不知道都是怎么认出她来的,连周然都来私戳她,问热搜上那个老师是不是自己。

    懒得一条一条回复,周以打开鲜少营业的朋友圈,挑了三张图片,编辑好文字点击上传。

    不是霸总也不是娇妻,恩恩爱爱的平凡型男和普通美女而已。

    第一张照片是张自拍,周以出门前打开前置摄像头涂口红,李至诚非要凑过来亲她一口,被她随手抓拍到。

    第二张是他们的聊天截图,对话还是那一段,但画质清晰,可以看见背景是两个人从前的合照。周以刚刚换上的,那是李至诚大四毕业时拍的,他披着黑色学士服,满是干净昂扬的少年气,周以怀里捧着鲜花,站在他身边嫣然一笑。

    最后就是在讲台上,她用文件夹挡住脸的那一张。

    刚一发布,立刻收到许多点赞和评论。

    周以翻看着底下的祝福,随口问李至诚:“你有和你的家人朋友说我们在一起了吗?”

    李至诚懒懒地回:“没。”

    周以抬起头看向他:“那你要发一条吗?”

    李至诚明显顿了一下,说:“先不吧,以后再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