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财好你 > 第 19 章 第十九块硬币
    Zoody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周以撅高嘴“嘁”了一声。

    李至诚看了她几秒,收走嘴角的笑意。他越过周以,进了卧室,几分钟后再出来已经换了一身休闲的打扮。

    看他是准备要出门,周以赶紧问:“你去哪儿啊?”

    李至诚抓起车钥匙握在掌心,随口回答:“有个饭局,你饿了就自己点外卖。”

    周以觉得难以置信:“你是要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吗?”

    李至诚抬高眉毛,脸上写着四个字,——“显而易见”。

    他举起手腕,敲了敲表盘:“我已经快要迟到了。”

    周以几乎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那我一个人在家多无聊啊。”

    李至诚指向厅的窗户:“那一栋三楼,云岘姜迎家,你无聊就去找他们玩。”

    “可是我......”

    “周以。”李至诚打断她,换上不容置喙的语气,“我有我自己的生活。”

    周以彻底无言,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

    沓沓跳到她身边,舔她的手背。

    李至诚说:“如果你想回去,我也可以现在送你。”

    周以摇摇头,还是耷着脑袋。

    “那就好好待在这里,钥匙我给你留在玄关上了。”李至诚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以说不上是难过还是失落,她贸然来找他,打乱他的生活,是她不对。

    但是这么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太不像是李至诚会干出来的事了。

    那番话产生的影响还是远远超出周以的预期,她现在进退两难,绕出了一个死结。

    以前的他肯定不会这样的,周以失落地想。

    她随身只携带了一个托特包,里头放着笔电和上课的教案,她连手机充电器都没带。

    低电量提示音响起,周以在茶几的杂物篮上扒了扒,没有找到适配的数据线。

    她调低屏幕亮度,用仅剩的9格电量给李至诚发消息。

    好在对方已经把她从小黑屋里放了出来。

    周以:充电器在哪里啊?我手机没电了。

    李至诚很快就回复:房间床头柜上有插线板。

    周以捏着手机走进主卧,李至诚的房间简直是整间公寓的浓缩精华版。

    床边安置了一张长桌,上头摆着电脑设备,三层的置物篮里都是零食,墙上的架子错落不规则,摆满了玩偶。

    周以找到充电器,刚想取走,眼睛瞥到枕头上的毛绒小羊。

    她捡起,捧在手里捏了捏,脸上的阴云一扫而散。

    周以咬着下唇,却压不住上扬的嘴角,她打开摄像头拍了一张照片,给李至诚发过去,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你把它拿回来啦。

    李至诚这次隔了半分钟才回:东西落了都不知道?

    周以说:我故意留在那里的。

    李至诚:?

    周以:我觉得你还会回来。

    李至诚没再回复,他确实回去了,遇上保洁阿姨说这间的人已经办了退房,就是好像落了件东西。

    那天早上,李至诚站在走廊里,怀里抱着一只和他气质违和的毛绒小羊,关心则乱地发问周以在哪,结果收到一条莫名其妙的语音,气了整整四天。

    小羊的发现又给周以鼓足信心和勇气,她继续编辑文字发送:那我以后就把它送给你了,你替我好好照顾它。

    周以:我从小到大都不太喜欢娃娃,但是在国外总是失眠,不抱着它就睡不着觉,很神奇吧。

    周以:以后就让它陪你睡觉好不好?

    她一连发了好几长条,李至诚大概实在绷不住了,回复说:嗯。

    他又问:吃饭了没?

    周以答:还没,不知道吃什么。

    李至诚给她转了两百的红包。

    过了会,他直接发了张某外卖app的订单截图:给你点好了,等会下去拿。

    周以便不再犯选择困难症,乖乖等着外卖来。

    沓沓很亲人,一直黏在她怀里,周以打开投影仪,挑了部电影,一边给大橘顺毛一边打发时间。

    大约四十分钟后,外卖员联系到她,说小区现在管制通行,麻烦她到大门口取餐。

    周以挂完电话,换鞋出门,一路通畅地走到小区门口拿完外卖,一回头面对成片相似的楼栋,却突然迷失方向。

    要往哪里走来着?

    周以凝眉抿唇,尝试迈出第一步,凭着感觉前行。

    她出来后特地看了眼,李至诚的公寓在第十七幢,应该不难找......吧。

    在迷宫似的小区里走了近二十分钟,远远超出她出来的时间,周以终于承认现实,她迷路了。

    为什么不按一二三四顺序排,为什么五栋旁边是十一栋,这让人上哪去找?

    周以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给李至诚打电话。

    拖长的嘟声消耗人的耐心,直到机械女声提醒她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周以走出一身的汗,又回到大门口,她选择放弃,找了块石墩子一屁股坐下,拿手扇着风。

    喇叭声响起的时候,她正怀揣对中国科技发展的无限期望,企图用某度地图精准定位到具体楼栋。

    那车又响了两声,周以不得不抬起头。

    驾驶座里是个年轻女孩,她降下车窗,对周以说:“是你吧,李至诚的那个......”

    大概是想不到正确的称呼,她就此打住,转而问:“你怎么坐在这啊?”

    周以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走过去说:“你是姜迎吧。”

    女孩点点头,朝她笑了一下:“你好你好。”

    周以讪讪地揉了揉头发,解释道:“我出来拿外卖,但找不到路了。”

    “这样哦,我们小区就是有点绕。”姜迎解锁车门,让她快上来。

    坐上车吹到空调的冷风,周以塌下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谢谢你。”

    “不用不用。”姜迎摆摆手,问她,“李至诚呢?”

    周以回答:“他说有个饭局,出门了。”

    姜迎惊讶地张大嘴:“所以他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让你吃外卖?”

    “狗东西!”姜迎狠狠捶了下方向盘,替她不平。

    周以被她的直率逗笑:“你敢这么骂你老板啊?”

    姜迎挠挠脸:“确实没少在后背骂过,你别打小报告啊。”

    周以笑出声:“不会不会。”

    “不过奇怪了。”姜迎说,“今天云岘没跟着去啊,到底什么饭局?”

    周以摇头:“我也不知道。”

    “估计是跟简少爷那群人吧,他们玩得比较开,不适合......”话说到一半,姜迎打住,瞄了周以一眼。

    周以却已经敏锐地捕捉到她话里的意思,并且直截了当地替她补完后半句:“不适合非单身人士是吧?”

    姜迎有些担心她,却见周以无所谓地笑了笑。

    她实在清醒地让人心疼:“他确实是单身啊,而且我也没身份管他。”

    姜迎叹了一声气,按照她的观念和思维,她没办法理解这两个人长达十年的拉扯。

    互相喜欢就表达爱意,分手就一刀两断再不联系,这么顺理成章干脆利落的事,为什么他们拖泥带水,要一直保持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呢?

    不过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姜迎也不好多作评价,她只告诉周以:“李至诚一定是非常非常喜欢你的,我从云岘那里听说过他对你有多好,那和我认识的李至诚完全不一样。”

    路灯昏昏,夜风吹拂,惊动麻雀掠过树梢飞远。

    周以看着窗外说:“那是以前。”

    姜迎把周以送到楼下,下车前,她问周以要不要去她家里坐坐。

    周以摇头婉拒:“下次有机会吧,今天太晚了就不打扰了。”

    两人交换了,无论有没有男人那层关系,周以都对这个明朗可爱的女孩很有好感,姜迎也同样。

    回到公寓,周以打开已经凉了的外卖,李至诚给她点了小面和一份红糖糍粑。

    不过面已经坨了,糍粑也不脆了,红糖浆融化,带着股中药的苦味,周以勉强吃了两口。

    李至诚才看到未接电话,问她怎么了。

    周以说:没事了。

    那边便再无动静。

    沓沓跳到桌上,凑在碗边嗅了嗅,嫌弃地撇开脑袋。

    周以给它的后脖子呼噜呼噜毛,抱到怀里说:“你有你爹给你精心伺候,太幸福了你。”

    之后的两个小时,周以盘腿坐在厅的地毯上,打开笔电,打算把手头的工作先处理完,也好消磨这一个人的夜晚。

    李至诚直到过了十一点才回来,听到开门声,周以警觉地抬起头。

    “还没睡?”他的嗓音听上去有些哑,手里提着一个纸袋。

    周以摘下眼镜:“没。”

    李至诚换完鞋,把纸袋放到茶几上,就回卧室拿了换洗衣物,进卫生间准备洗澡。

    周以扒开袋子看了一眼,里头是个打包盒,有一份鸡蛋馄饨,还是热的。

    她盯着卫生间的门看了一会儿,取出盒子和一次性餐具,夹起一个馄饨塞入口中,荠菜猪肉馅的,底下有煎好的鸡蛋,味道香咸。

    李至诚冲了把澡,几分钟就从浴室出来,穿着宽松的T恤和家居裤,额头上沾着湿发,他用毛巾胡乱搓了搓。

    他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茶几上,另外一杯端在手里,在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

    盒子里还剩两只,周以吃不下了,放下筷子。

    李至诚问她:“还吃么?”

    周以喝着水摇摇头。

    李至诚拿起盒子,把剩下两只吃完,收拾了桌上的垃圾。

    “你怎么给我带了夜宵啊?”周以问。

    李至诚抬眸看她一眼:“猜你饿了。”

    周以哦了一声。

    李至诚没告诉她,家里养猫的都会在厅里装监控,她今晚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注视下,包括没怎么动的晚饭,包括和沓沓的自言自语。

    李至诚把垃圾打包放到门口,催她:“做完了没,洗澡睡觉了。”

    “马上。”周以把最后一段文字敲完,保存文档关了电脑。

    李至诚刚要走进书房,又退回到厅问她:“我还没问你,你行李呢?”

    周以回答:“没带啊,我一下课就去高铁站了。”

    李至诚的脸色沉了下去:“那你准备穿什么?”

    周以理所当然道:“穿你的啊。”

    李至诚欲言又止,最后黑着脸从衣柜里挑出一件T恤扔给她:“抽屉里应该有新的毛巾和牙刷,自己拿。”

    周以拿着他的T恤走进浴室:“知道了。”

    浴室里氤氲着未散的水汽,周以盘好头发,脱下衣服走进淋浴间。

    热水打湿皮肤,她想从架子上找到沐浴露,随手拿起一瓶察看标签,是牛奶味的,她皱了皱眉,又拿起另外一瓶,橘黄色包装,是橙子味。

    周以颠了颠两瓶沐浴露,都还是新的,没怎么用过。

    一瞬明白过来,她弯了嘴角,并克制不住地向后咧。

    心情像是漂浮在香甜的泡沫上,周以的苹果肌快要笑僵了。

    救命,李至诚怎么会这么可爱。

    李至诚给房换了新被套,但周以脸皮厚,假装没看见,从浴室出来,踩着拖鞋就冲进主卧,掀开被子钻进去。

    李至诚腾地坐起身,斥问她:“谁让你睡这了?”

    周以像是没听见,眉眼弯弯,拼命把脖子往李至诚面前凑:“你闻闻什么味道?”

    李至诚当然闻到了,扑面而来的香甜气味,让人想忽视都难。

    周以笑得肆意放纵:“橙子牛奶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