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贪财好你 > 第 18 章 第十八块硬币
    听完周然幸灾乐祸的一声“不气~”,周以愤愤挂断电话。

    电话微博,李至诚冷血无情,一条龙切段所有联系方式。

    周以转而试着联系云岘,却发现同样被拉黑了。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李至诚干的,幼稚不幼稚啊?

    周以咬着牙鼓着腮帮子,给自己抚着胸口顺气,这会儿她不占理,不能跟他计较。

    在计程车上买完最近一班的高铁票,周以庆幸今天拿了钱包出门,身份证就带在身上。

    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溪城,下高铁后路过便利店,周以进去,随手拿了一堆零食,看见巧克力味的就往篮子里塞。

    她不知道李至诚在溪城的住址,但她知道云岘的咖啡馆就开在他公司楼下。

    周以搜索到云边咖啡馆的地址,出站后捧着购物袋,直接打的飞奔过去。

    她未多考虑,一鼓作气地跑来溪城,看似勇敢果断,但离目的地越近,周以越忐忑不安,仿佛锅里即将煮开的牛奶,咕噜咕噜冒着躁动不安的泡泡。

    阿弥陀佛,她在心中祈祷,千万别让她沦落到必须得磕头的地步。

    -

    虽然时常拉着员工们加班熬夜,更偶有要通宵的情况。

    但要是不忙,李至诚一向对他们的迟到早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五点半走出办公室,外头的格子间已经空了一半人。

    这就有点过分了吧,李至诚拉了下嘴角,敲敲策划组组长姜迎的办公桌,质问道:“人呢,都去哪了?”

    姜迎抬起头,朝他快速地眨眨眼睛,不太确定地说:“厕所吧......”

    李至诚哼了一声,垂眸瞥到姜迎抱着背包,面前的电脑也关机了,看样子是正打算开溜,被自己恰好撞上。

    看她视线飘忽,心虚溢于言表,李至诚恨铁不成钢般狠狠剜了她一眼:“你看看你带的什么风气。”

    姜迎乖乖认错:“我明天就好好教育大家。”

    李至诚叹了一声气,说:“走吧,下班吧。”

    姜迎赶忙应:“欸欸。”

    等电梯时,姜迎又腆起笑脸问李至诚:“老板,你今天怎么出来得这么早啊?”

    他已经给自己加了一个礼拜的班了,天天不到晚上七点不出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神秘业务。

    电梯门缓缓向两边拉开,李至诚率先迈进去:“你老公打电话给我,说店里有个快递让我拿。”

    “奇怪了。”李至诚嘟囔道,“我寄错地址了吗?”

    “哦哦。”姜迎跟着进去,在面板上摁下楼层。

    “嗯?”

    听到李至诚从喉间逸出一声疑问,姜迎刚要转头,肩上的背包带子被抓住,她被迫往后退了一小步,不禁嗔怪道:“干嘛呀?”

    姜迎背着浅蓝色的甜甜圈双肩包,上头用各种刺绣贴和毛绒挂坠装饰地花里胡哨。

    李至诚挑出一个小羊挂件,捏在手里扯了扯:“你也有这个?”

    “哦,海湾兔的。”姜迎晃晃背包,问他,“可爱吧?”

    李至诚忽略这个问题,只说:“把链接发给我。”

    姜迎吃惊地睁圆双眼:“你要送给谁啊?”

    电梯下到一层,李至诚迈开长腿走出去,不走心地敷衍道:“我买给沓沓。”

    出了写字楼,拐个弯的路程就是云岘开的咖啡馆,名字叫云边。

    隔着玻璃窗,姜迎远远看见前台边上,云岘正和一个年轻女人相谈甚欢。

    她刚撸起袖子准备杀过去,就见旁边的李至诚如一道疾风刮过,仿佛里头那个是他对象。

    “来了。”听到铃铛声响起,云岘看向门口,对面前的人说。

    脚步匆匆地推门而入,李至诚站定,凝眉看了两秒周以,她正捧着一杯气泡水,咬着吸管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怎么回事?”李至诚问云岘。

    “你的包裹,快取走吧。”

    姜迎一走进来,就感到气氛不同寻常,她收敛表情,小心翼翼地推开前台的门。

    “饿不饿?”云岘一见她就问。

    姜迎摇摇头,半边身子躲在他身后,悄悄打量那位陌生的漂亮女人,问:“那谁啊?”

    云岘取下她的背包,压低声音说:“你老板初恋,也很有可能是你未来老板娘。”

    一句话信息量太大,姜迎用口型说了句“我靠”。

    李至诚隐约听见云岘说的话,心头烦躁酸闷,像气泡水里被搅乱的果粒。

    周以突然出现在这里,他的平静镇定就成了装腔作势。

    李至诚肃着声音问:“你来干什么?”

    周以小声回答:“你不理我,我只能来这找你。”

    李至诚胸膛起伏了一下,往前走了两步。

    眼前的光线都被挡住,压迫感侵袭,周以屏住呼吸。

    李至诚弯腰取走她挂在椅背上的托特包,冷冷吐出两个字:“过来。”

    周以赶紧放下塑料杯,捧起脚边的零食跟上他。

    “欸。”云岘叫住他俩,“别打架啊。”

    李至诚板着脸,没好气地回:“打个屁。”

    他紧紧攥着周以的手腕,大步流星地离开。

    周以是被李至诚塞上车的,手腕上掐出指痕,她搓了搓轻轻呼气,但再疼也不敢抱怨。

    砰一声,李至诚关上车门坐进驾驶座,但没发动车子。

    “你怎么把我拉黑了啊?”周以先发制人问道。

    李至诚不想理她,冷淡地回:“你说呢?”

    周以猜测:“因为那条语音是吗?”

    像是拔掉拉环,李至诚顷刻破防爆.炸:“我真就无语了,他谁啊,口气这么狂,你就喜欢这种的是不是?”

    周以摇摇头,搭着他的胳膊,严肃语气道:“是你误会了,那个是周然。”

    李至诚呵地一声笑了:“我再给你三分钟,你编一个好点的再继续骗我。”

    “那真是周然。”周以也急了,加快语速道,“我让他帮忙打发霍骁,鬼知道他还给你发了消息,我今天才看见,我发誓我是无辜的,我刚刚已经狠狠骂过他一顿了。”

    李至诚看着她,还是存疑:“你哥来申城了?”

    周以垂下视线:“是我回家了,小姑没了,家里喊我回去,昨天才回的学校。”

    李至诚懵怔了几秒,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口问:“没事吧?”

    周以摇摇头。

    了解清楚前因后果,李至诚缓和了表情,他气的倒也不是那条语音,顶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

    一个不太愉快的周六,四天的失联,周以的出现像是刺破云层的一缕光,但乌云还是密布着,李至诚是真的被她触到了底线,他这几天没睡过好觉。

    大概是提到小姑,周以的情绪低沉了下去,捧着怀里的一大袋东西不说话了。

    李至诚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收回视线启动车子上路。

    车厢内悄无声息,连音乐都没开。

    开过一个十字路口,李至诚突然出声问:“渝市这两天下雨吗?”

    周以抬起头看向他:“下了,一直是阴天。”

    李至诚点点头,但再无下文,对话就此结束。

    傍晚六点多的街道,天空昏昧,城市在落日余晖下呈现瑰丽的金黄色,古老而安宁。

    李至诚把车开回了他的公寓,下车后,周以把那袋零食递给他拿。

    李至诚嫌弃道:“你带这么多吃的来春游啊?”

    周以委屈地撇撇嘴:“我买给你的,都是你喜欢的。”

    李至诚接过那一大袋子,明知故问:“买给我干什么?”

    “赔礼道歉。”周以抓着他一只胳膊,软了语气哄,“你别生气了。”

    李至诚甩开她手,周以又像牛皮糖一样粘上去,反复几次,李至诚没辙了,只能随她挽着。

    上楼进门后,李至诚先去了厨房,得伺候猫主子吃饭。

    “这就是你家啊。”换好拖鞋,周以宛如一只闯入秘境的兔子,东窜窜西看看,眼睛圆溜溜地转,好奇都写在脸上。

    李至诚的公寓装修从简,浅色壁纸,布艺沙发,连地毯都是没有花纹的深棕色,但是他在这间屋子的角角落落里都放了很多精巧别致的摆设。

    厅的背景墙是一面两米高的储藏柜,里头的手办模型都是李至诚珍藏的宝贝。

    没有电视机,而是在墙沿安装了幕布和投影设备,质感一流,画面超清,周以看到茶几上还有3D眼镜。

    飘窗边上是云朵主题的猫爬架,周以弯下腰,和虽然认识许久,但还是第一次线下见面的橘猫沓沓打了个招呼。

    吧台在沙发背后,连接厅和餐厅,长桌边上放了两张木质高脚椅,周以瞄了酒柜一眼,竟然发现李至诚拿它用来存放牛奶和可乐。

    还有茶几旁边的零食推车,一层肉脯辣条,一层饼干蛋糕,一层薯片坚果,最底下一层是各式各样的速食产品,开小卖部呢?

    看见书房的门开着,周以趴在门口探头往里看。

    先入眼的是双开门的书柜,一面是让人眼花缭乱的漫画书,整整四个架子都装满了,李至诚一买就是全系列,一面装着几个大型手办,周以勉强认出其中一个角色是利威尔兵长,李至诚曾经爱到疯魔的男人。

    除此之外,书房并没有传统的办公氛围,靠墙安着两张电脑桌,款式相同,颜色一深一浅。

    两张桌上都装了电脑,包括座椅,都是同款不同色,设备齐全,还另外配备了适用游戏的机械键盘。

    黑色那张应该是李至诚的常用,东西摆放杂乱,另一张就整洁干净许多。

    周以的视线落在粉色猫耳耳机上,两张桌子,摆明了就是情侣专座。

    她心里哽了哽,离开书房门口。

    这间公寓没有多温馨的色调,也无鲜艳花卉装饰,但处处都透着设计感,可爱又有趣。

    周以注意到,就连墙上的时钟都是一个猫猫头的造型。

    比起家,它更像网吧,像猫咖,像私人影院,像玩具博物馆,色彩缤纷,让人身心放松。

    如果她有这样的房子,完完全全可以足不出户做个死肥宅。

    她突然有些理解李至诚不爱出门的原因了。

    周以走进厨房,李至诚挽着衬衫袖子,正往碗里倒酸奶和水果冻干。

    这么居家有生活气息的一面,周以已经很久没看见过了。

    异地那会儿,遇到周末或小长假,李至诚会飞回北京看她,两个人一起在学校附近租个民宿。

    北京也许真是美食荒漠,把附近的外卖吃遍后,李至诚大放厥词说要自己下厨做。

    周以对他的厨艺深表质疑,事实证明确实不行,但李至诚的蛋炒饭炒得不错,香咸油亮,是她的口味,每次都能吃一大碗。

    周以靠在门边走了会神,独自黯然神伤后,她仍旧得面对现实。

    “你跟人同居了吗?”周以问得很直白。

    李至诚转过身子,满脸疑惑地看着她。

    周以抬起脚,拖鞋上的小猪皮杰憨憨地笑着:“这是女码的吧,还有书房里的电脑桌,和我分手后你是不是还谈过女朋友?都同居了啊。”

    李至诚放下手中的碗,转身面对她,看她一副想知道又怕知道答案的表情,活像个被抛弃的小怨妇。

    生出笑意,李至诚扯着嘴角反问她:“你觉得呢?”

    周以眼眶都红了:“我觉得你有。”

    李至诚端着酸奶和猫粮走出去,喊沓沓过去吃饭。

    胖大橘灵活地跳下猫爬架,在他腿边绕了一圈才开始享用晚餐。

    李至诚揉揉它脑袋,起身对周以说:“嗯,确实有。”

    周以感觉心脏快被拧成麻花,挤出几滴酸涩的柠檬汁,她用手背擦擦眼尾:“哦。”

    李至诚走到她面前,拿下她的手,轻轻抚了下被擦红的眼尾:“这就哭了?”

    周以倔强道:“没,猫毛掉眼睛里了。”

    他不再逗她,实话实说:“云岘在这住了快一年,你又不是不知道。”

    周以追问:“那拖鞋呢?”

    李至诚示意她向下看,他的鞋面上是小熊维/尼:“第二件半价,我买回来留着给我未来老婆穿不行啊?”

    周以想了下,刚刚进屋,李至诚确实是从柜子里拿出这双粉色拖鞋,拆开包装袋放到她脚边,还是全新的。

    她抿了抿嘴唇,声音里沁着草莓沙冰:“那不好意思,我先穿上了,你老婆只能穿二手的了。”

    李至诚话里有话地说:“我想她应该不会介意。”

    周以抬高下巴:“那书房里的电脑呢,也第二件半价?”

    李至诚摇摇头:“那不是。”

    周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像装作毫不在意但处处都露出马脚:“也留着给你未来老婆啊?你知道人家爱打游戏么就装配好了。”

    李至诚毫不在意地回答:“不行么,我觉得她应该会喜欢。”

    周以终于忍不住问:“她谁啊?”

    李至诚耸耸肩:“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