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27gu.com 原27gu.net 已经不能访问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混世龙 > 第0189章 聂家军策应,攻打齐聊城!
    公元前486年农历4月中旬,姜大勇带着策反及侦察人员从河东地区返回了邯郸城。

    入城后,姜大勇等人马上去兵部情报司跟卫大虎、乐海龙、海大富等汇报情况。

    “天王!北王!南王!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聊城找到了聂重兴这个混蛋!现在聂重兴是齐国朝廷聊城衙门兵部次郎,他主管聊城辖区黄河东岸的防务及商贸监管!他在聊城过着有钱有势、荣华富贵的生活!唉!刚开始这小子死活不想见我们啊!没办法,我给聂重兴送了2000两银子,假冒要跟他做生意,这样,这兔崽子才愿意见我们!见面后,我们跟他表明身份和来意后,他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发抖啊!他回过神后,他跟我们说,聊城正好在邯郸城与齐国都城淄博城的中间,聊城与聊城北边的德州城,它们是淄博城对面河西列强的两个门户啊!因此,聊城驻扎有10万齐军,5万边防军!德州城驻扎有15万齐军,6万边防军!如果我国单单要扫荡河东沿岸的齐国防线,我军肯定无法长期立足!我军最终肯定聊城和德州城的齐军主力赶回河西!因此,聂重兴不愿意拿他几十万族人的身家性命与我们合作啊!”姜大勇一口气将他要说的话全部说完了!

    大家陷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间,乐海龙打破沉默后说:“天王!聂重兴的分析和判断没有问题!因此,我们只能冒险攻打聊城!只要这样,我们才能逼迫齐国与我国签定和平共处条约!”

    卫大虎面带恐惧地说:“军师啊!目前,我军在邯郸地区部署了15万兵马,在磁州地区部署了8万多兵马,在邢台地区部署了10万兵马,我国在中山国的驻军有3万兵马!这些兵马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好动啊!我们去哪里要十几万部队去攻打聊城呢?!同时,聊城是齐国的边防重镇,负责拱卫淄博京师,齐国在聊城部署的十几万部队,肯定都是能征善战的精锐啊!万一我们不能拿下聊城,十几万部队被齐军消灭了!齐军肯定要渡河攻打邯郸啊!这样,大冀国就完蛋了!”

    乐海龙笑着说:“唉!不如虎穴,焉得虎子啊!国与国之间斗争本来就是一场斗智斗勇的博弈!在兵力方面,我们可以从邢台地区抽调5万兵马,从邯郸地区抽调5万兵马,组成一支东征军!在战术上,我军渡河后,马上突袭沿路据点,奔袭聊城!同时,我们争取聂重兴做我军的内应!在我军攻城时,给我军开门引路!这样,我们应该可以轻松占领聊城!我军占领聊城后,我国马上派5万部队去驻守聊城!然后,我军的10万东征军奔袭淄博,并围困淄博城,逼迫齐王与我国签定和平条约!这样,大冀国的东方就安宁啊!”

    卫大虎拍着桌子笑着说:“军师果然厉害啊!这回军师亲自带队出征河东地区吧!我坐镇邯郸城,给你们做好后勤保障!只要我们能够拿下聊城,包围淄博!我们的头上就少了一把悬着的利剑!姜大勇!这几天,你们再去一趟聊城找聂重兴!你告诉他,我们的意图!如果,他参与我们的行动!以后,他就是聊城太守!聊城城主!”

    姜大勇笑着说:“天王英明!聂重兴正好委托我在邯郸帮他购买一批牛皮,他准备这些牛皮来做军鞋!这几天我们帮他备货物后,我们跟着商队去聊城见聂重兴!我想,他肯定会同意我们的想法!”

    卫大虎笑着说:“姜大勇啊!你跟聂家军讲话时,不能太诚实了!你一定要告诉聂重兴,我们派出的部队是30万钢甲铁骑精锐!这样说才够分量啊!明白吗?!”

    姜大勇笑着说:“天王!吹牛!灌水!这些事情是我的拿手好戏啊!我一定让聂重兴相信,我们派出的30万钢甲铁骑精锐,他们个个都是天兵天将,法力无边!”

    大家笑了!

    .......

    5月中旬,姜大勇从聊城回到了邯郸城,入城后他马上带大冀国朝廷兵部情报司,向卫大虎、乐海龙、海大富和莽山河等汇报情况。

    “各位大王!我跟聂重兴讲解了我们作战方案,以及我们给他的待遇!之后,他马上同意了配合我们的行动!聂重兴说,他在聊城有5万嫡系部队,还有负责聊城防区黄河东岸防御的5万边防军,也是他的嫡系部队!因此,他提出,他的部队配合我军渡河,并悄悄将我们带到聊城下,我们围城攻城几天后,在晚上,他们打开聊城西门,让我们的大军杀入城中,去剿灭另外10万兵马的齐国嫡系部队!然后,10万聂家军向我们投降,并接受我们的整编!协助我们守卫聊城防区!”姜大勇兴奋地看着卫大虎和乐海龙!

    卫大虎困惑地说:“不错!聂重兴确实是一个聪明人!但是,他为什么要我们军攻城几天呢?!他们直接打开城门,让我军入城血洗齐军嫡系,这样不更加省事吗?!”

    姜大勇笑着说:“唉!聂重兴这样做,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啊!他不想让齐王知道他们聂家军跟我们合谋,颠覆齐国嘛!这样,他也能比较顺利地坐上聊城太守的宝座!”

    卫大虎笑着说:“唉!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傻子了!行,我们就辛苦点,佯攻几天聊城吧!但是,如果他们不开城门!齐国的援兵杀过来,我们的计划不就落空了?!”

    姜大勇笑着说:“这个不会!聂重兴早就想起义复国了!只是他感觉自己实力不够大!这次我们这样做,算帮了他的大忙啊!因此,他会全力协助我们!加上,最近燕国跟齐国在德州地区又打起来了!齐国哪里能够抽出十几万部队来增援聊城啊?!我们放心干活就行了!”

    乐海龙严肃地说:“既然是这样!我们马上组建东征军,对河东地区展开军事行动!否则会夜长梦多,节外生枝啊!海大富!你来担任东征军的主帅,姜大勇担任东征军副帅,我担任东征军军师,我们争取在五月底完成部队的集结和整训!然后,我们马上进行东征!”

    卫大虎兴奋地看着大家说:“各位兄弟!拼命的时候又到了!我们一定要拿下河东地区!否则,等齐国能腾出手脚,他们肯定要渡河跟我们作战!天神啊!保佑大冀国和东征军吧!”

    会议结束后,大冀国悄悄地进行部队调动及最后战争准备了!

    6月初的一个夜黑风高晚上,姜大勇的侦察部队与邯郸黄河码头对面的聂家军,联络和渡河及引路等事宜后,乐海龙、海大富、姜大勇等带领10万大冀军兵马及骝重等,乘坐大型运兵船陆续渡河了!

    在河东岸码头,负责给大冀军带路的聂家军首领是聂重兴的弟弟聂重旺!

    聂重旺是一个二十多的小伙子,高大威猛,非常精干!

    “乐北王!海南王!姜大帅!我哥哥担心其他人办不好这件事情!因此,让我带领部队给你们带路!这里到聊城有两百多里路程!我们要用两个晚上才能达聊城!明天白天,我们在路上一个聂家军的军营里休整,躲避齐军的耳目!到了聊城后,我们直接围城,攻城就行了!”聂重旺将他们打算告诉大冀军的主官们。

    “行!聂将军前面带路吧!我们一定要在天亮前赶到聂家军兵营!”在火把的照耀下,乐海龙严肃地看着聂重旺!

    聂重旺对乐海龙点头后,他扬鞭策马带领两百多骑兵部队,到大冀军队伍的前面给大冀军带领了!

    由于,这条道路是聂家军从聊城到河东边防的援兵道,因此,在这条道路上没有齐军的据点和关卡,加上聂重旺的带路和疏通,因此,在天亮之前,大冀军10万兵马及骝重等进入一个聂家军的一个大兵营!

    .......

    第三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大冀军10万兵马、攻城装备及弹药等,陆续来到了聊城西门城外!

    聊城是一个建设在平原上的四方城,城墙高六丈,有护城河,设有西门、南门、东门及北门等,城墙上有城楼、防护墙、运兵道和瞭望塔等,整个城池守备森严!

    大冀军全部到达后,他们不由分说,马上将整个聊城包围起来!

    同时,在西门、南门、东门及北门等攻城位置,摆开强弩阵、抛石机阵、楼车攻城阵、云梯攻城阵、入城骑兵冲锋队等架势,准备攻城了!

    城墙上的齐军看到大冀军的凌厉架势,他们都被吓懵了!

    此时,齐国是齐悼公吕阳生当政,守卫聊城的太守是齐悼公的太子吕壬!

    在城西门外,设立有大冀军旗帜招展的大本营,大冀军刚刚在四个城门外摆开阵势,准备攻城,城西门城楼上站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瘦弱老汉,他拿着黄铜喇叭在对大冀军喊话了!

    “城下的勇士们!我是齐国王太子吕壬!你们是哪个部队?!你们报上名号!你们先不要攻城!我们有话好说啊!”

    乐海龙、海大富、姜大勇和聂重旺等在一个面对西门城楼的攻城楼车上站着,他们在看着这个老头子说话!

    “姜大勇!你的河东口气比较纯正!王太子吕壬应该能听懂你的话!你给他们喊话吧!”

    乐海龙笑着对姜大勇说,姜大勇对他点头后,从卫兵手上接过一个黄铜话筒对着城楼喊话!

    “吕壬老儿!你听着!我们是你们的老祖宗国大冀国的军队!今天我们要夺回我们祖上的地盘聊城!如果你们知趣,你们赶快打开城门投降!我们保证放你们一条生路,让你们安然无恙地离开聊城!如果你们执迷不悟,妄想跟我们对抗!你们就等着破城血洗,成为我们的刀下碎肉吧!”

    吕壬马上用颤抖声音回应道:“你们这些十恶不赦的强盗!你们听着!如果你们不赶快解除围城,逃回你们狗窝去躲着!等我们的百万援兵到了!你们就跑不掉了!到时候,你们有多少人都没用,你们都要死在我们的马刀下!你们还很年轻,你们没有必要拿自己性命开玩笑啊!今年,老夫我已经过了五十岁,我不怕跟你们拼命啊!”

    姜大勇拿起话筒回应道:“吕壬就是一个昏君!一个龟儿子!行!我们不跟你们废话了!你们等着尝尝我们的烈焰阵、乱石阵、箭雨阵吧!吕壬!你放心了,破城后,我们一定割下你的脑袋,把它送去淄博给你老爸齐悼公,让他为你哭丧!”

    于是,海大富让身边的信号兵向天空发射了三支五彩辉煌火箭!

    火箭在聊城高空升腾、爆炸和闪光后,大冀军的整个攻城战斗展开了!

    顿时,在聊城的西门、南门、东门及北门等城外,大冀军的五千多架抛石机不断地将烈焰弹、阻燃油包、石头包等抛入城内。

    不久,整个聊城四处起火,浓烟滚滚,到处传来爆炸声和惨叫声,很多不能忍受痛苦的士兵和市民,从城墙上跳出城外,他们都摔死在城墙下,或者淹死在护城河里,此情此景惨不忍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