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神霸业夏天 > 正文卷 第2619章 你照照镜子再说自己帅吧
    ()  “小姨,你没事吧?”

    阿九及时出现解救了齐语诗,不无关切地说道。

    “我没事。”

    齐语诗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随即想起来:“那个胖和尚呢?”“已经解决了,在那边睡着呢。”阿九随手指了一个方向,漫不经心地说道:“就那种货色,还西域来的呢,以为会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招数,结果除了力气大,别的什么

    也没有。”

    齐语诗移目看了过去,只见远处的一条小阴沟里隐约浮现着肥白的肚皮,无数的污水从他的身上淌过,甚至渗进他的嘴里,只是他已经毫无反应。

    “进去看看夏天搞定了没有。”阿九见齐语诗确实没什么事,于是朝书房那边走了过去。

    此时,书房里却空无一人。

    “人呢?”阿九看了看书房内外,发现并没有人影,也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

    齐语诗跟着走了进来,也有些发懵:“夏天这是去哪儿了?”

    “不清楚。”阿九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过并没有纠结这个事情,“不用担心夏天,他是不可能会输的。我们先回山上别墅,那边肯定也有情况。”

    ……

    山上,齐家别墅。

    半小时前,阿九和齐语诗离开之后,夏天也跟着不见了。

    接着就是那个吐血的温子爻,还有死了的魏南风,都没了踪影。

    厅里只剩下齐老爷子,齐盼月以及白纤纤了。

    “你们也都去休息吧,不用这么盯着。”齐老爷子呵呵轻笑,然后说道:“人老了,精力不济,我先去房间里小睡一会儿,你们就随意吧。”

    齐盼月心里颇有些不安,主要是她对莫明其妙就消失不见了的温子爻,心存怀疑。

    “那齐爷爷你好好休息。”白纤纤就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嘱咐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直接叫我们。”

    齐老爷子不以为意,不无轻松地说道:“呵呵,我这把老骨头虽然不大行了,但也不是谁想拿走就拿得走的。”

    “呸呸呸,爷爷,你瞎说什么呢。”齐盼月觉得齐老爷子的话有些不吉利,“我送你回房休息吧。”

    “用不着,我还没老到那个地步。”齐老爷子呵呵轻笑,忽然转过身来,从口袋里摸出两道符纸,分别给了齐盼月和白纤纤:“这两个护身符拿着,可以保你们平安。”

    说完,不等两人道谢,他就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于是,厅里只剩下齐盼月和白纤纤。

    两人刚才虽然在车上聊了几句,还算投机,但其实还并不熟,怎么说今天也才是第一次见面。

    “那个纤纤……”齐盼月是个性子活泼的人,实在受不了这种无言的尴尬,于是主动开口说道:“那什么,你跟……嗯。”

    白纤纤眼睛里满是笑意,淡淡地说道:“盼姐姐,你想说什么可以直接说的,不用有顾虑。”

    “你跟夏天,真的是那种关系吗?”齐盼月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哪种关系?”白纤纤有些茫然。

    齐盼月犹豫了一下:“我听他好像叫你什么老婆,你……没有反对。”

    “哦,你说这个啊。”白纤纤笑了起来,解释道:“天哥哥,确实是我未来的丈夫,不过我们现在还没有结婚呢。”

    齐盼月瞪大了眼睛,冷声说道:“他可是有老婆的人啊,那个阿九不就是他老婆。”

    “我知道,这个之前我就说过了。”白纤纤淡淡一笑,“而且天哥哥的老婆还不只这些呢。”

    齐盼月觉得匪夷所思:“你居然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白纤纤眸子里满是不解的神情,

    齐盼月见白纤纤一脸纯真,看着就纤尘不染,很像是不经世事的小女孩:“你肯定是被夏天给骗了,他这是违法的,你要是不愿意,可以直说,我一定帮你。”

    “霜月岛上的圣女,本来就注定是玄阴族族长的妻子。”白纤纤神情认真地解释起来:“天哥哥就是族长,我就是圣女。”“哎呀,我不是要说这个。”齐盼月一时不知道怎么跟白纤纤说了,只好强硬地说道:“总之,你的恋爱也好,婚姻也好,应该由你自己决定,不要受到那个臭色狼的干扰。

    ”

    白纤纤笑着说道:“这个规定,是阴后从前定下来的。以前我确实不太喜欢,不过,我觉得天哥哥挺好的。”

    齐盼月很不认同地摇了摇头:“那小子,长得又不帅,看着也不像是有钱人,还是个有妇之夫,怎么看也没有任何优点,你怎么会对他死心塌地?”“怎么会没有优点呢?”白纤纤双手托着下巴,缓缓说道:“天哥哥心地善良啊,说话也很好听,而且很有本事,对我也很真诚,还帮族人一起迁移到了小仙界……我很喜欢

    他啊。”“你!真是昏了头了。”齐盼月实在无法理解,不过也没有再说下去了,因为这样显得自己好像在挑拔离间一样,只是仍旧忍不住吐槽道:“他还心地善良,还真诚……他明

    显是个脾气暴躁,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的混蛋。”

    “你骂谁混蛋呢。”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嗯?”齐盼月整个人跳了起来,目光看向声音来处,果然见到夏天一脸不快地站在那里:“你、你怎么回来了?”

    夏天懒洋洋地说道:“我压根就没走,又哪来的回来?”

    “你没走?”齐盼月一愣,“那你刚才什么都听见了?”

    夏天点头:“对,全听见了。”

    “你偷听别人说话,真是不知羞耻!”齐盼月有些气恼地说道。

    夏天有些感概地摇了摇:“你要是暗恋我呢,就直说,毕竟我长得这帅,是个女人都逃不过。”

    齐盼月差点没气笑了:“我呸,你照照镜子再说这话,你帅吗?”“当然,我帅,天下第一帅,天下无敌的帅。”夏天笑嘻嘻地自奈了起来,“你就是在暗恋我,只不过我知道肯定入不了我的法眼,所以故意用诋毁我的方法,好引起我的注

    意,可惜这一招没用。”

    齐盼月这下气得想吐血了:“你!你……”

    “可惜,你长得太丑,我根本看不上。”夏天直接给齐盼月的心口来了一刀。

    “放屁!我怎么可能喜欢你这种人!”齐盼月好容易缓过神来,指着夏天骂了起来:“你才是丑……”

    夏天瞬间侵入了齐盼月的安全范围内,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

    “你、你想干什么!”齐盼月吓了一跳,接着面色涨红了起来:“你别乱来,再敢靠近,我直接揍你了!”

    “行了,我没空陪你废话。”夏天随即退后了两步,懒洋洋地说道:“我不是来陪你打情骂俏的,带我去那个藏修仙秘卷的古洞里,再不去那里就要出事了。”

    齐盼月表示不明白:“什么古洞?”

    “不要浪费时间。”夏天白了齐盼月一眼,“阿九和你姑姑现在都还在帮忙顶住那些人的攻击呢,我们必须争分夺秒,不然你们齐家就真的要被灭门了。”

    齐盼月听到这么严重,只得说道:“我确实不知道,需要找爷爷聊聊。”

    “你是不是傻。”夏天一脸无语地说道:“你爷爷已经把地图和钥匙给你了,直接照着地图去就行了。”

    齐盼月还是一脸糊涂的表情:“什么地图,什么钥匙?”

    白纤纤这时候看了看手里拿着的护身符:“应该是这两张符纸吧。”

    “对,一张是地图,一张就是钥匙。”夏天有些迫不及待地说道:“别浪费时间了,现在就走吧,晚了,可就被别人抢走了。”

    “行,那就走吧。”齐盼月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

    白纤纤却站着没动。

    “纤纤老婆,你干嘛站着啊,走吧。”夏天有些奇怪地看着白纤纤,“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把符纸给我就行了。”

    “不行,这个不能给你。”白纤纤握紧了手中的符纸,冷眼看着夏天。

    夏天露出不解的神情:“你怎么回事,连我的话也不听了?”

    “当然不听。”白纤纤淡淡地说道。

    齐盼月有些懵逼了,刚才白纤纤在话里话外还露出一副对夏天无比崇拜和喜欢的神情,现在怎么跟他又杠上了。

    “纤纤,你怎么了?”齐盼月忍不住问道。

    “纤纤老婆,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夏天也有些不快了,冷着一张脸,不无严肃地说道:“平时什么事情我都可以依着你,现在可是人命关天,你不要耍性子。”

    白纤纤淡淡地说道:“你不是天哥哥。”

    “你胡说八道什么!”夏天一脸怒容,指着白纤纤道:“我看你才是假的白纤纤,竟然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白纤纤语气仍旧平静,只不过眸子里有了丝丝不快:“天哥哥,不可能跟我这么说话的。”

    “那也要看什么情况!”夏天怒吼道:“齐家多少条人命,跟这修仙秘卷息息相关,你再拖延,等那些敌人进来了,大家都得死!”

    “所以说你不是天哥哥。”白纤纤笑了起来,“天哥哥,不可能会说出这种话来。”

    夏天一脸无奈的表情:“纤纤,你要闹脾气,以后随便你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随即冲齐盼月道:“三小姐,要不这样,你拉上纤纤,我们先去古洞那边,其他的事情等到了那边再说。”

    “你确实不是夏天。”齐盼月这时候也缓过来了,冷眼盯着夏天:“你到底是谁?”

    夏天顿时愤怒地吼了起来:“你又犯了什么毛病,难道你也不顾忌你们齐家上下所有人的命了吗?”

    “我当然顾忌,但你绝不是夏天。”齐盼月冷声说道:“夏天,他是不可能叫我什么三小姐的,最多会叫一声丑丫头。”

    夏天:“……”“啊,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几秒钟的静默过来,这个夏天直接暴走了,双手握拳,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起来:“我让你们带我去古洞,你们为什么不动!动啊,走啊,

    去啊!”

    “你想做什么,这个我没兴趣。”白纤纤神情冷淡,美眸中满是不快:“但是你冒充天哥哥,我就绝对无法原谅。”

    “哈哈,你能奈我何!”这个夏天忽然一把撕破了脸上的人皮面具,“老子可是千面门的门人,又有钻地神功,代号穿山公子!你们能奈我何!”说着,这个夏天便身形一掠,从齐盼月手中抢过符纸,然后直接钻进了地里,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