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龙神霸业夏天 > 正文卷 第2617章 早这样不就好了
    “你、你不是趸毒宗的人?”

    林高德有些老眼昏花,看不清来人的脸,只得喝问起来:“那你为什么会在他们当中?”

    这人自然就是夏天。

    “老头儿,你耳朵瞎了,还是眼睛聋了。”

    夏天撇了撇嘴,“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因为好玩啊。”

    “好玩?”

    林高德瞪大眼睛,神情极度惊愕:“仅仅如此草率的原因,你竟杀了四条人命!”

    夏天撇了撇嘴:“别扯了,他们是中了自己的毒死的,关我什么事。”

    “那你也杀了其中一个!”

    林高德瞬间被带偏了,不再关心夏天为什么会在这时候出现,而纠结起了杀人的问题了:“你刚才自己说的,这个难道你还想否认?”

    夏天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看林高德:“我为什么要否认,那白痴就是我杀的,你有意见?”

    “你、你杀人了!为何还如此漫不经心!”

    林高德眼睛里满是无法理解的神情,“你们果然是一帮凶狠残暴、冷血无情的杀人犯!”

    “有病。”

    夏天懒得搭理这老家伙。

    阿九倒是有些奇怪地看着夏天:“你不会是冒牌货吧。”

    “九丫头,你这是欠揍了吧。”

    夏天身影一闪就到了阿九的跟前,顺手搂住了她的腰,“没事不要怀疑自己的老公。”

    “就随口开个玩笑,你少趁机找理由占我便宜。”

    阿九白了夏天一眼,接着问道:“你刚才去哪儿了,怎么跟这些人混在一起了?”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不是混在一起,就是觉得无聊,陪他们玩了一下。”

    说着,把手里拿着鬼面具塞给阿九:“九丫头,你看这面具是不是挺帅的。”

    “帅个屁!”

    阿九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没个正型,你觉得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夏天扫了一眼四周,一脸不以为然地说道:“为什么不是?”

    “算了,跟你也说不通。”

    阿九摇了摇头,不跟夏天多说了。

    那个林高德感觉自己被无视了,顿时气得直跳脚,喝道:“你们不要以为虿毒宗的人死了,我就奈何不了你们!”

    “喂,老头儿,你要是请了高手,那就快点叫出来,不然就没时间了。”

    夏天笑嘻嘻地催促道。

    林高德冷哼一声:“今天我非要办了你们不可,浮梁绝对不允许你们齐家如此猖狂,更不可能让你们逍遥法外!”

    “说得挺好听,但是你自己也没少杀人吧。”

    齐语诗冷冷地看着林高德,不无讽刺地说道:“这些年你利用自己的权威名望,私设刑堂,不知道害死过不少人了,你怎么不把自己就地正法了。”

    “放肆!”

    林高德再次震怒,指着齐语诗骂道:“你们是在滥杀无辜,罪大恶极;老夫却是在秉持正义,惩恶扬善。”

    阿九冷笑道:“所谓善恶就是你说了算呗。”

    “你们杀人,是众人当场擒获,大家有目共睹,再怎么狡辩也没用!”

    林高德冷声道:“今天你们必将受到严……啊!”

    “废话真多。”

    夏天直接一脚过去,把林高德给踹飞了出去。

    林高德像个皮球飞了出去,撞倒数百米开外的一块石头才停下,眼看是活不成了。

    “又杀人啦,他们杀了林老!”

    “大家一起上,杀了他们替林老报仇!”

    “别让他们跑了!”

    围观的人再次惊叫了起来,有些人还趁机喊起了口号,想怂恿别人上前。

    “都闭嘴。”

    夏天不爽地说道:“不想死就滚一边去,谁再叫,下场就跟那老头儿一样。”

    这些人瞬间捂住了嘴巴,然后作鸟兽散,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这样做,不就坐实了人是我们杀的了嘛。”

    阿九一脸无语地说道。

    “杀了就杀了呗,反正这两个白痴也不是什么好人。”

    夏天仍旧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阿九翻了个俏生生的白眼,说道:“这两个人又不是什么高手,要杀的话,我随时能杀了。

    但现在问题是,人不是我们杀的,而且明显是有人在做个局,想让我们钻进去。”

    “对。”

    齐语诗也不由得摇头:“这个局还很粗糙,目前还不清楚到底是谁做的。”

    “现在是没机会知道了。”

    阿九摇头感叹道:“本来还想拿那个林高德钓个鱼,结果话还没说完几句,人就被你干掉了。”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九丫头,没必要那么麻烦,真想知道有什么阴谋诡计,直接问不就行了。”

    “直接问,问谁啊?”

    阿九翻个白眼,指着林沛秋和宋运奇的尸体,“你别告诉我,你打算救活他们两个?”

    夏天摇了摇头:“这两个白痴还不配我用逆天八针。”

    “那还能问谁?”

    阿九露出疑惑的神情。

    “谁做的,那就问谁喽。”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

    “嗯?

    你的意思……”阿九知道夏天从来不轻易开玩笑,瞬间凝神扫视四周,果然发现了一丝端倪,“既然做了梁上君子,怎么不直接下来,大家当面聊聊?”

    齐语诗听到阿九的话,瞬间纵身而起,掠向房梁。

    只见一道残影,略一闪动,便飞向屋外。

    “想跑?”

    阿九连忙追了过去,而且后发先至,抬掌便拍向那道残影。

    “哗啦啦!”

    一声异响,那道残影忽然化成了一滩血水,直接溅到了地上,跟原本地上的血渍融在了一起,完全分辨不出来了。

    “这是什么手段?”

    齐语诗大为惊奇,神情戒备地看着地面的一滩滩血水。

    齐语诗一直皮盯着这些血水,想试着观察出什么异样来,好做出区别。

    阿九眉头微蹙,不解地说道:“这又是什么邪门功法?”

    “不是。”

    夏天摇了摇头,笑嘻嘻地说道:“这不是功法,而是活的东西。”

    阿九有些头疼地说道:“难不成又是那什么魔族?”

    “不算魔族。”

    夏天解释道:“这东西我大师傅以前在国外遇到过,他给这玩艺取了个名字,叫滴血奴。

    可以跟血水融合在一起,没有特定的器物,一般是没办法分辨出来的。”

    阿九瞪了夏天一眼,“那你还废什么话,还不帮忙把它找出来。”

    “九丫头,你不用急。”

    夏天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这东西很耗操纵者自己的气血,而且只融于事先获取过的血水之中。

    所以,这滴血奴是谁在操纵,基本上这两人就是谁杀的。”

    “还是废话!”

    阿九不满地回了夏天一句。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九丫头,你可以求我啊,直接求我,我就帮你把它找出来。”

    “懒得理你。”

    阿九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屈指点出一缕灵气,直接弹进了血水之中。

    那一缕灵气,在地上的血水之中,极速地游动着。

    过了几秒钟,其中一小滩血水忽然微微漾动起来,如同一枚石子掉入了水潭似的。

    “在那儿!”

    阿九并指成刀,把灵气凝成剑气,冲着那滩血水便斩了过去。

    血水四溅,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平静,没有半点异样了。

    阿九又试了几次,仍旧是毫无用处。

    “九丫头,这样是不行的。”

    夏天摇了摇头,“你这等于是给那滴血奴补血加油呢,它正缺灵气用呢。”

    “那你还说风凉话。”

    阿九白了夏天一眼,“非要我低声下气地求你是吧?”

    “不用低声下气啊。”

    夏天嘻嘻一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

    阿九不用猜也知道这色狼的条件是什么,好一会儿才说道:“你的脑子真是只有那点黄色废料了。”

    “九丫头,你到底答不答应。”

    夏天笑着追问。

    “我答应,你爱怎么样怎么样,行了吧。”

    阿九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瞥了不远处的齐语诗一眼,低声冲夏天道:“不过没有下次了,就这一次,你最好别太过分。”

    齐语诗的注意力好像始终在那滩血水上,并没有留意他们在聊什么。

    夏天满意之极,拍手道:“那肯定,九丫头,你是知道我的,我从来都是适可而止的。”

    “你放……算了。”

    阿九缓了一口气,压下了自己的怒火,“行了,知道你身怀绝技了,快点把那什么滴血奴也好,血狗子也好,给我直接干掉它!”

    “小事一桩。”

    夏天对此毫无压力,随手亮起一枚银针,便往林沛秋身上刺了下去。

    阿九愣了一下:“你不是说,没必要在他们身上浪费逆天八针吗?”

    “是啊。”

    夏天点了点头,“所以我用的不是逆天八针,而是我大师傅常用的鬼门九针。”

    阿九:“……”夏天以极快的速度在林沛秋身上扎了几下,然后收针说道:“可以了。”

    “小姨,你小心一些。”

    阿九立时冲齐语诗道:“当心有人趁机偷袭。”

    话音未落,只见地上的血水忽然好像都有了生命一样。

    一点一点地流动了起来,从之前的洒落各处,渐渐地汇聚到了一起,然后缓缓地透过林沛秋周身的毛孔渗了进去。

    “你这是在……”阿九看得是满脸疑惑,不知道夏天想作什么。

    不过,很快她就有了答案。

    “呀啊!”

    只见林沛秋蓦地睁开了眼睛,眼神凶戾,张嘴便吼了起来,无数的血点又从嘴里喷了出来。

    可惜的是,这些血点出去没多久,倏地又被吸了回来。

    “她这是复活了?”

    齐语诗觉得头皮有些发麻,有些迟疑地问道。

    “当然没有。”

    阿九看明白了,于是解释起来:“应该是那什么滴血奴在操纵身体。”

    “呀——”林沛秋再度张嘴大吼,这时候,不管是七窍还是毛孔都可以往外渗血。

    只是刚渗出来没几秒钟,又被一股怪力给收回去了。

    如此几次,林沛秋越来越疯狂,但是动静却越来越小。

    “呀……”林沛秋再度张嘴的时候,阿九看得烦了,直接一拳轰了过去。

    “没完了是吧!”

    阿九探手掐住了林沛秋脖子,直视她的眼睛,“不想死的话,现在就把你的主人引过来!”

    林沛秋张嘴想要咬阿九,随即又被一拳给轰得血气崩散。

    然后,崩散的血气又倏地收了回去。

    每经历一次这种过程,滴血奴就会衰弱一分,而且痛苦也加重一成。

    “呜呜——”很快,林沛秋就老实了下来,眼睛里的凶戾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楚楚可怜。

    “早这样不就好了。”

    阿九笑了笑,然后说道:“现在就把你的主人叫过来,不然你再装可怜也没用。”

    “吱——”林沛秋点了点头,蓦地仰起了头,张嘴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吼叫,声音高频到人耳已经听不见了。

    很快,便有三道人影从远处急掠而至。

    人未至,笑声就已经先到了。

    “哈哈哈,贫道早说过,夏天他们不过是外强中干而已,这不就死在了我的滴血奴手中。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