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以身饲魔 > 正文 第14章 祖宗
    嫉妒之心使让玉崩溃,已经含着眼泪怒吞了两碗馄饨,而且还没吃饱,云意在旁咋舌“小道长,应该你自己叫吞天才是吧。”

    让玉被说的抹不开面子,嘴一撇又要掉眼泪,被辛溪芽狠狠瞪了一眼,云意只好忍痛割爱又给他舀了两个,这时道成忙忙叨叨进了院子里来大声嗔道“今天怎么不叫我吃饭,你们两个小崽子吃独食?”

    一听道成的声音,让玉赶忙一口把剩下两个吞下站起来到一边去。道成看到桌上剩的汤和让玉还鼓鼓囊囊的小嘴便知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外边来的小耗子偷嘴。”

    辛溪芽和让玉抬手行礼,让玉不好意思拽拽辛溪芽,辛溪芽笑道“长老见笑,我带他先走了。”

    道成点头,让玉腮帮子还在咕哝嚼着和辛溪芽跑出去,云意竟又从厨房里端出三碗来,道成哈哈一笑“还是我徒儿心眼子多。”

    吃完道成换了身行头带了些东西,出门到南海办事去了,蓝思齐送道成回来,进屋看了看道“师尊,‘过来’怎么还没进来?”

    云意这才道“是啊,哪里去了?”

    蓝思齐却道“师尊,我怎么瞧着过来像又闹脾气了似的?昨天你又欺负它了?”

    云意诧异“我何时欺负它了,昨晚是它自己走的又不是我赶出去的。”

    “如此?”蓝思齐掂了掂手,又问,“那离开前呢?”

    云意想了想道“昨天它先回去了,我进屋时见他仍睡在床上,你也知道我的床并不大,它如今又是这么大的个头,我便要拿走枕头去外间睡,它看见就瞪了我一会儿,气冲冲自己跑了。”

    “师尊你也太木讷了,它这是生你的气了!”蓝思齐嗔怪道,“兴许以前你都是同它一处,它一时忘了自己已经长大了,准是以为你是不喜欢它了。我以前在家和妹妹养的小花狸便是,不论何时但凡它要趴在我腿上时我敢不从,便几天都不理我。”

    云意摇头一叹“果然记仇。”

    ……

    自试炼后许多天没做什么正经事了,正好又得了梦绶,便带着蓝思齐来山下进货,顺便试试好不好用。

    梦绶有两个咒诀,梦魂咒念出后可使其他人都认不出佩戴之人,二清醒咒念出后可使指定之人不受梦绶蒙蔽。

    云意先施了清醒咒与思齐又施梦魂咒来到山下,果然到铺子里,老板们都当她是新一般,看来辛溪芽所言不虚呀,真是个宝贝。

    可回去的路上蓝思齐却对她道“师尊,清都热闹虽热闹,来的修士却多是低阶,灵力不多。如今过来也太招眼,在普通百姓多的地方借它收灵力,时间久了难免为人议论,怕是会传到门中去,别人认不出你也能认出过来。”

    思齐说的也正是她所想,收别人的灵力修炼确实一听就不像什么好东西,丢脸是小,怕万一被当做邪魔歪道给正法了才是正经。

    之前倒是听人提过,高阶弟子常去的地方——酆都。

    此事还需要找靠谱的人打听打听,回家后云意便去找了记载传信之法的咒术书,可咒术不难,她却不会折什么蝴蝶纸鹤,只会折元宝。

    蓝思齐正在院子里打水,便看到一个金纸元宝一扭一扭飞了出去。

    没多久辛溪芽便传了信回来,信上说,酆都虽实际在巴蜀东,距赤山千里之遥,却是个万域之境,六界都有通往酆都的入口,不需要跋山涉水亦不需要御剑腾云,找到入口便可到达。

    不过这样的入口毫无修为的凡人是看不到的,所以酆都里鱼龙混杂,却也声色多彩。

    酆都里什么奇异人物都有,云意想若她到那去收灵力,定不会让人怀疑。

    辛溪芽又说她都是和妘姃一道去的,妘姃更常去,提议让她再去问妘姃。

    妘姃就在门派里,云意便直接带着思齐去找她了。

    一路寻着到了她的住所,还在远处便见这里全然不同她的师父道成那,亭台楼阁的比阆风主殿修的还美轮美奂。

    云意捻酸地走过来扣门,开门的竟是一个俊郎清瘦的男子,瞧着并不像门派中人。

    那男子柔声拱手行礼问“道长可是寻公主?”

    这就是妘姃住所,应当没错吧,云意便点头,男子便又行礼进去寻人,片刻妘姃大步出来靠门挑眉道“这不是师姑嘛。”

    云意道“头一回来,不知什么时候换你做掌门了。”

    妘姃哼了声一笑,抬手对着身后的宫殿道“阆风的大半宫殿,还有这,都是我家出钱修的,自然想如何修便如何修。”

    云意进门道“你怎么不早说,我给你当徒弟。”

    妘姃一笑请她进院子里来,云意回头叫道“思齐。”

    蓝思齐愣了下回过神来跟着进殿。

    身后那男子默默跟着,云意笑道“你自己道法在阆风同辈数一数二,还带侍卫,是你护着他还是他护着你啊。”

    妘姃却道“你看他像会功法的嘛,是侍君。”

    好家伙果然是她姐姐妘獲的后代,当初她还没死的时候妘獲就已经三宫六院了,她一死姐姐借酒消瘦准得又收个十个八个。

    正琢磨着突然脚下一绊,回头蓝思齐赶忙把脚从她裙摆上抬起来。

    妘姃也跟着回头,见到思齐调侃一笑“呦师姑,模样不错啊。”

    “这是我徒弟思齐。”

    蓝思齐上前行了个礼,脸色却煞白又有些发红,云意又一本正经道“我虽没什么道德,但还是有底线的。”

    “好知道了。”妘姃淡笑点头,引她进屋,云意说明来意,妘姃道“清都是有入口,但时在时不在,不过说明酆都之境的边界和赤山是有重合的,我师尊纯训元君是破境的高手,我自然也学到些皮毛,所以每次去酆都都直接自己开个入口,回来时收了法术,入口便消失了。不过按你的修为想直接破境去酆都还不晓得要多久,这里有本以异法寻开口的书,可以去试试。”

    云意把书收起来拱手道“哎多谢公主。”

    妘姃一笑,挡回她的手,饮了一口茶道“师姑,问你个正经事,你是哪里人,姓中的云是没有女字边的?”

    云意道“豫州南召,原是有的,后来因一些变故改了。”比如死而复生还不得不扮演别人时刻怕被报复这种变故。

    妘姃略带惊色按住她的手道“我族在数百年前便是居住在中原,后为避祸迁到西南。当时的族长是我的祖先妘獲大人,妘獲大人的妹妹妘猗却在途中为救族人牺牲了。”

    其实也不是她一心想要舍己为人,主要当时是来不及苟且偷生。

    “我第一次见你,便觉得你和我们族中妘猗大人的画像□□成相似,连名字都像,让人去查又查不到你的出身。可妘猗大人是族中巫女,专职侍神,终身不可成亲,所以没有记载她有孩子,难道你是她留在中原私生子的后代?”

    “不,不能吧。”云意百口莫辩,“她死的时候应该也没多大。”

    妘姃却一本正经道“我们书里记载了,十七岁,按理说生两三个孩子没问题,那时我们族中人生孩子还是很早的。”

    说的和真的一样,她还真解释不清了。

    云意只好道“或许吧,不过其他的同族后代,长得像也是有可能的。”

    妘姃点点头却不大认可后半句,又有些感慨道“没想到中原还有妘姓族人,当年妘猗大人死后,妘獲大人很是悲伤,命人在寝殿后种满了从中原带来的辛夷花。族人有提议在供奉的云中君神像旁也塑上云猗大人的像,妘獲大人却说‘食人的香火也要付出代价,她定然不喜欢被拘束。虽她从前是侍神的巫女,却总是劝说我求神不如求己,云中君的神仙造好,也不必再设巫女祭祀了。’”

    ……

    说完话云意便同思齐回了家认真钻研,还真寻到了一个法子。

    书上说,凡间被火烧过的残垣断壁容易闹鬼,其实是火一气燃尽了此处的阳气,阴气便比较重,使得非生之人可以停留。

    也就是说这样的地方容易成为通往阴气重地方的入口,酆都正是如此,或许可以一试?

    晚上云意来到住所的后山,找到了一段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石垣,刚要点火,便突然听见一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