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是全能陪玩啊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高格者!(本卷终章)
    上午,吴德正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急躁。

    原因无它,刚才杨健给他打了电话,意思就是——完了。

    吴德追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只是说事情已经控制不住了,让吴德准备好全校赔偿,然后挨学校的处分吧。

    言语中满是疲惫与绝望。

    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吴德再次打过去的时候,那边已经显示为关机。

    “他妈个*的杨健屁用没有!”

    虽然学校的处分也让他感到不适,但那都是可以糊弄糊弄,然后和稀泥混过去的。

    无非就是给现有闹事的家长陪新的校服,然后当当孙子受点气,捞的米变少了而已。

    前几年他已经偷偷捞了不少钱,伤不到他的筋骨。

    他此时真正的急躁感,来自于“疯子”那边的官司事件并没有解决。

    那才是能彻底将他打入绝境的一边。

    不仅目前在校的学生们需要他赔偿,往届的旧账说不定会被翻出来一同清算。

    杨健只是他的一个小党羽,每年给他一点分红,就算是输了官司,也损失不了什么东西。

    他吴德不一样啊,收入的大头全在他这边,一旦输了官司,那他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不就毁于一旦了?

    吴德不接受这样的事件走向!

    此时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昨天他派去“求和”的小张今天突然没有音信了。

    按道理昨天晚饭点过去的,到晚上八九点怎么都得有个结果了。

    自己交代了让他有结果了主动打电话过来汇报情况。

    结果就是他等到了晚上10点,小张依旧没有打电话给他。

    吴德忍不住要打电话过去问他,结果显示被拒绝接听。

    这就让吴德十分奇怪了。

    后面又接连打个几个电话过去。

    全部提示为拒收。

    这让吴德一整个晚上都是在担忧和猜忌中度过的,觉也没睡好。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再次打电话过去,依然是同样的结果。

    今天吴德的上班打卡时间比平时要早不少。

    因为他在家里实在是坐不住睡不着。

    想着早点来学校办公室蹲这个天杀的小张。

    结果就是,小张没等来,先等来了杨健那个废物的电话。

    后续到了上班时间,小张依旧没有来,仿佛整个人已经人间蒸发了。

    这让他一下就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杨健那边彻底控制不住了,自己这边被下了律师函,小张更是人都不见了。

    事情好像已经开始朝着他不愿意看到的方向高速驶去。

    上午过去了,中午过去了,人事部那边已经显示了后勤部小张缺席一天的情况。

    其他人也联系不上他。

    吴德一整天都处于阴霾之下。

    就在这一天的工作时间快要结束的档口,下午五点,一个人走进了后勤办公室。

    动作迟缓,状态低迷,低头看着地板,一言不发。

    是小张。

    正好吴德还没下班,看清楚来人,那积攒了一整天的焦灼和不安顿时有了宣泄口。

    他大步走过来,揪住了小张的衣领,恶狠狠地问道:

    “你什么意思?玩失踪?”

    他本以为小张会像以往那般倒豆子一样,慌慌张张地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因为他知道,这个小张性格非常软,也非常的怕他。

    但他没想到的是,小张只是抬了抬眼皮。

    没有说话。

    头发乱糟糟的,眼里有着大量血丝,似乎是很久没睡觉了。

    吴德有点吃惊,这种状态的小张是他从来没见过的。

    “我问你话呢,听不见?!”

    他的语气更加不善了。

    并不可怕。

    小张在内心里默默下了个结论。

    不足那人的百分之一。

    “放弃吧,接受现实吧。”

    小张终于吐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句话。

    “放弃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吴德虽然看上去还很平静,实则内心里已经有点慌了。

    这个小张昨天到底遭遇了什么事,会让他的性情如此大变?

    “你没有机会的,等着吧。”

    小张说完这句开始缄默不语,也不反抗,任凭吴德攥紧自己的领头,满脸都写满了“无所谓了”。

    吴德松开了他的手,他此时也知道了,与其在这里和这晦气小子浪费时间,不如去弄清楚真正的原因。

    最后瞪了他一眼,吴德回到办公桌前收拾东西,他要亲自跑一趟了。

    小张无视了吴德的眼神攻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收拾到一半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对吴德说了句什么,没等吴德回应,他就转头离开了办公室。

    ......

    筒子楼楼下,吴德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这栋他眼里的破楼。

    来到四楼,敲了敲门。

    门开了,那个熟悉的年轻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那个...林...先生,你现在有时间吗?”

    吴德几乎是用了他这辈子最好的态度,忍着心中想要作呕的冲动,给这个人打了个招呼。

    脸上因为强行微笑而显得有点僵硬,配上他那半秃的头顶,多少沾点滑稽。

    “没有。”

    说罢他就要关门。

    “等等等等!林先生,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好好商量嘛,没必要这样吧。”

    他把态度再次放低。

    林启关门的动作缓了一缓。

    “没什么好商量的啊,我告,你等,然后开庭,最后你寄。

    这中间需要多余程序?”

    态度真他妈硬啊。

    吴德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话不是这么说的啊林先生,要不我们进去慢慢说?”

    吴德尝试性的建议。

    林启又开始合门了。

    “别别别,就这里说就这里说!”

    吴德用手卡在了门框上,试图不让林启关门。

    林启也就停下了动作。

    他现在很正常,“残忍者”并没有出来捣乱,当然做不出来把吴德的手直接用门夹的举动。

    林启没有说话,只是淡定地看着他。

    “那个..林先生啊,我知道你请了很牛的律师,说实话,我碰不过,但你也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吧?

    五位数的律师费,对你的经济状况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负担吧?”

    吴德终于把话题引到他发挥的领域了。

    “没有负担啊。”

    林启实话实说。

    没有负担个屁,你他妈还在逞能,疯也得有个度吧?

    吴德心里暗骂。

    “我老吴也不和你绕弯子了,这样吧,你弃诉,我帮你承担半合约的律师费,给你家孩子最好的校服,什么时候坏了都可以找我来换,最后我再给你补贴1000块钱的精神损失费,这事就算是结束了,可以吗?”

    吴德给出了他的价码。

    然后他看见林启不为所动。

    “2000?”

    吴德继续试探。

    “呵呵。”

    林启笑了。

    你笑你妈个蛋啊!

    吴德心里吃了shi一样的难受。

    他什么时候把姿态放得如此低过。

    “我重复一遍,我不缺钱。”

    “那你想要什么,你可以说,这都是可以商量的啊!”

    吴德有些急躁了,这个姓林的小子未免太难对付了。

    “我想要和你上法院啊。”

    林启一副理所应该的样子。

    吴德愣住了。

    这小子明摆着拿自己出气是吧?

    见吴德一副忍不住的样子,林启不准备和他继续浪费时间了。

    “没事别过来打扰人了,说了法院见就法院见,你是听不懂普通话?。

    不是你自己说的‘你可以去举报我啊’?

    我这不是在完成你的心愿?”

    吴德沉默了,他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讽,他的耐心也到达了极限。

    他吴德能混到今天的样子绝对不是靠着道歉求饶得来的。

    只见他那标志性的三角眼里凶光一闪:

    “姓林的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现在站在了一个制高点就可以随便拿捏人,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社会的真正面貌吧,我告诉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非要坏了规矩你就得付出代价!”

    吴德终于撕破脸皮了。

    “哦。”

    终于忍不住了是吧。

    林启在心中冷笑道。

    见林启依然是那副无所谓的嘴脸,吴德感觉自己的怒火已经来到了一个必须发泄的临界点。

    林启见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身体往前站了站,一只手捏成了拳。

    吴德确实有上去打人的冲动,但林启那高大挺拔的身躯让他清醒了过来。

    自己早已不再年轻,逐渐老去的他却依然无法在任何层面压制住眼前的年轻人。

    这让他感到更加的无法接受。

    “既然你不听劝,那我们就鱼死网破吧!

    你可能觉得你现在很牛,可以不用考虑后果,但你的家人呢?

    他们和你一样能承担后果吗!”

    听到这句话的林启终于收起了自己那玩味的表情。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

    唯有家人,是绝对不能被触犯的!

    他从旁边的文件夹内拿起一张纸,扔在了吴德脸上。

    那张纸上记录了吴德的多条信息,包括他造假的服装厂地址,服装厂偷税漏税的记录,以及他早年的一些不干净事迹。

    都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这是金定胜的不久前才送过来的。

    “你也配和我鱼死网破?”

    林启的声音无比冰冷,带着可以察觉的怒意。

    吴德才读了纸上的几行字,他的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

    因为这上面的事情是百分百准确的。

    吴德已经不愿意去思考这份资料是哪来的,他只需要知道,这份证据一旦提交到法院,他就完蛋了。

    他知道此时的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二人已经完全撕破脸皮,要么能威慑他撤诉,要么自己直接完蛋。

    吴德的表情变得狰狞:

    “你猜有没有能力和你鱼死网破?你想毁了我,你也别想好过!

    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有一个算一个,都别想好好过日子!

    还有楼下那对母女,你很看重她们吧?

    但你应该不是她们的亲戚,只要我想,那个小丫头从此以后就别想在学校好好上学,等到她到你面前哭诉为什么她不能和其他同学一样有着正常的校园生活时,你会不会感到后悔呢!”

    林启沉默了。

    以往的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情。

    他第一次在日常生活中见到如此无可救药之人。

    这种人仿佛多在世界上生存一秒,都是对着这个世界的一种污染。

    他第一次这么想让一个人消失,彻底消失,不留任何痕迹。

    对啊,他为什么不能消失?

    只要他消失了,这个世界会干净很多很多吧?

    林启无法抑制这样的想法。

    他抬起头,一字一句地说道:

    “只要你敢,我就敢把你的所有信息全部曝光,我林启姑且在网络上还有一些知名度,到时间我们就来比一比谁承受后果的能力更强好了。”

    吴德愣住了,原来,原来这个人是这么回事。

    他不认为林启是在吓唬他。

    他再清楚不过现在的网络到底有多厉害。

    一旦自己的信息曝光,那就不只是自己完蛋那么简单了,自己所有的社会关系都会被人肉出来。

    那将是他无法承担的后果。

    “你...你非要把我毁的干干净净你才肯罢休吗?这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

    吴德此时的声音已经是歇斯底里。

    此时他没注意到的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状态已经不太对劲了。

    林启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枯寂的味道。

    他的情绪波动从刚才吴德的最后一句话出口后,就变得无影无踪。

    仿佛他从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起,就不曾拥有过情绪这种东西。

    眼睛里的世界逐渐变成了淡灰色。

    面前的吴德在他眼里只是一具碳,氧,氢,氮等元素组成的机体。

    没有意义。

    他的意识,他的话同样没有意义。

    但他想回应一下。

    然后吴德就看到眼前这个林姓年轻人的瞳孔变为了灰色。

    整个人开始散发出一种他无法理解的气势。

    然后他张口了:

    “我想毁灭你,与你何干?”

    这句话好像有魔力一般,钻入吴德的大脑,回荡在他的身体里,经久不息。

    “啊啊啊啊啊啊!”

    吴德无法抵抗着这种无休止的精神污染,他抱着头,疯一般地冲出了这栋楼。

    他生存的本能告诉他,只要再多呆一秒钟,他都会走向绝路!

    林启大脑中危险人格那一栏后面的进度条,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从0变成了10。

    后面的文字不是“残忍者”。

    而是一个新的称谓。

    “高格者”。

    林启其实从先前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了,直到他看到这个新出现的人格。

    他明白“危险人格”这个不稳定的炸弹再一次爆炸了。

    只是这一次的爆炸,比上一次要强烈得多。

    使劲闭了闭眼睛,然后再次睁开。

    世界依然是灰色,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意识上没有出现相争的迹象。

    平静,甚至说是枯寂。

    但林启知道自己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定,绝对!

    10点整这个数字实在是太过于骇人了。

    即使他现在在情绪上并不会出现“被吓到”这种概念。

    到底是哪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林启绝不相信只是失去了视觉色彩这么简单。

    情绪...

    难道说...?

    林启脑海中浮现了一下自己父母的面庞,回忆了一下过往与他们生活在一起的种种经历。

    林启能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力增强了,可以像回放录像带那样,回忆起记忆里的每一个细节。

    但当他去品味这些回忆里的酸甜苦辣时。

    品味的过程自动断裂。

    “没有意义。”

    一个未知的判断意识出现了。

    不...不应该是这样...

    林启回忆其他老家的亲人朋友。

    “没有意义。”

    回忆来汉宁的这段日子,和自己关系密切的人们。

    凉子瞳子。

    “没有意义。”

    大黄露玉风情。

    “没有意义。”

    小芊沈燕方茹。

    “没有意义。”

    回忆到以往在大学内学习过的自然科学。

    “略有意义。”

    回忆到那些涉及语言哲理的人文学科。

    “没有意义。”

    不...不应该是这样,这些都是有意义的!都是有意义的!

    或许是感受到了林启意识上的挣扎,那股灰色枯寂之意一阵翻腾。

    瞬间把林启的反驳意识压了下去,和“残忍者”人格不同,这次的压制是毫不讲道理,林启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有...没有意义!

    林启的反抗意识逐渐微弱。

    “哥哥,你在吗?刚才你是不是在和人吵架呀?”

    小芊突然出现在没关的大门旁边,询问着林启。

    林启那灰色的眸子看过去。

    这个自从遇见起就被林启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的可爱小姑娘在林启的眼中,获得了和吴德同样的反馈。

    只是一堆没有意义的高分子堆积罢了。

    林启将自己的目光移开,他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他虽然无法改变自己的意识,但依然可以控制自己的肉体。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义?

    “小芊,别过来,出去。”

    林启的声音淡漠地对着小芊发号施令着。

    他想等小芊离开,自己留下所有有价值的东西,然后悄悄地离开筒子楼。

    找个地方自行了断!

    林启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既然任何事情都无意义,那自己活着就有意义了吗?

    身体里的枯寂之意竟然没有对这个念头做出打压。

    果然...就应该是这样吗...

    这时林启感觉到自己被一只小手牵住了。

    是小芊。

    小芊敏锐地感觉到今天的哥哥有些不对劲。

    让自己出去...

    哥哥平时是不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的。

    冥冥之中,小芊感觉到自己如果真的听了话,那将会发生非常令她难过的事情。

    于是她选择了不听话。

    抬头看了看自己最喜欢的哥哥。

    哥哥今天的眼睛竟然是灰色的!

    好酷啊。

    “哥哥你怎么了?”

    “不关你的事,快离开这里,小芊。”

    林启的声音依然不带任何感情。

    “我不!”

    小芊突然紧紧抱住了林启的腰身,小丫头抱得很紧,一刻也不肯松懈。

    因为那种冥冥中的失去感愈发强烈了!

    她已经尝到过太多的失去感,再也不想失去任何她珍视的东西了!

    “我不我不我不我不我就不!!”

    小芊拼命的大喊着。

    林启的身体僵住了,一滴眼泪从他那灰色的眼眸里滴落下来。

    泪水本是情绪的产物,失去情绪的他居然还能落下泪来。

    我...不要做一个...无感情之人...

    林启用尽最后的意识挣扎着。

    枯寂之意似乎是受到了挑衅,这一次它倾力而动,势必要把这具身体里最后的情绪意识湮灭殆尽!

    林启那带着最后一丝情绪的常规意识被禁锢在了原地,束手无策,等待着打击的到来。

    这时,系统的提示突然在大脑内响起。

    完成小芊后续任务,系统经验+6

    当前系统等级:3(0/30)

    获得可分配点数:20

    当前可分配点数:24

    新增模块:通用技能掌控(可展开)

    提示:#WARNING危险人格可使用点数清除其进度条。

    系统的提示让那股枯寂之意停滞了一瞬间。

    林启捕捉到了这一瞬间的机会,读懂了系统最后的提示。

    我要…清除!

    已经占据了林启大脑内百分百九十九的枯寂之意顿时停滞了。

    接受指令,开始清除。

    只见他脑内的枯寂之意如同一块涂满灰色的坚冰遇上了100℃的烫开水一般,迅速被洗涤蒸发着。

    短短一秒钟,全部清除干净。

    林启眼中的世界不再是单调的灰色,而是重新涂抹上了色彩。

    清除完毕

    当前可分配点数:14

    林启获得了新生。

    脑中闪过一个个身影,他们或是慈爱可亲,或是温柔善良,又或是古灵精怪……

    不会再有一抹意识在下面给出“没有意义”的绝望评价。

    自己也不再痛苦得想要和这个世界说再见。

    或许最该感谢的还是此时这个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

    他轻轻地蹲下身子,将小芊紧紧地抱在怀里。

    声音有些哽咽:

    “谢谢你,芊芊。”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