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危机模拟器:苟住就是胜利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背后的利剑
    “哐”

    精美的雕花木门被人粗暴的一脚踹开。

    烟凝半躺在软榻上,手中拿着一本薄薄的古籍,正在仔细翻看着。

    自己的房门被如此粗暴的对待,她也并不生气,而是宁定地抬起头来,看着从门外冲进来的人们,

    秦如生、尹巧倩、耶熊、庄献......

    这些人有的是她治疗过的,有的是来为亲朋好友报仇来的。

    不过,在要她的命方面,这两种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烟凝轻轻叹了口气,合上了手中的古籍,低声道:“我身上的毒,是你们的杰作吧?”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庄献向前两步,仔细感知了一下,回头惊喜地喊道:“没错,她现在的灵力惨淡无比,只有淬体初期的实力了,即使是一对一,我也能轻松地打败她!”

    “好,那好极了!”

    唐文路上前两步,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骨笛。

    他骨笛向前指着,冷声道:“烟凝,你今日已经走投无路了,识相的话,早些将死亡倒计时的解法交出来,我们或许大发慈悲,就此给你一条活路。”

    他身后,索命鬼尹巧倩暗暗冷笑。

    给一条活路?那烟凝若是真的将解法交了出来,就算唐文路不动手,自己和耶熊也不会放过她的。

    只要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从他们踏入这道门的时候开始,烟凝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交出解法,难道你们就会放过我吗?”

    烟凝果然不是傻子,她微微一笑,道:“就算你唐文路肯放过我,你身后那几位要为亲朋好友报仇的英雄好汉们,难道也肯放过我吗?”

    “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庄献走到她近前,五指弯曲成勾,猛然向她抓去,怒声道:“再不交出解法,就让你尝尝我的......”

    尝尝他的什么独门秘法,庄献并没有说出来。

    一柄锋锐的剑尖从他的喉咙口穿出,带着斑驳不堪的血迹。

    “你......”

    他挣扎着,似乎是想回头看看凶手是谁。

    他怎么也想不通,与自己同行而来的人中,怎么会有人想要害自己。

    他们不都是被烟凝害惨了的人吗?不是都有着共同的目标吗?

    汩汩的鲜血从他的喉咙口涌出,身后的人影催动了剑身上的灵力,用力一搅。

    庄献最后一点生机也被这剑光完全搅碎,他双眼大睁,不甘地倒了下去。

    秦如生悄然后退。

    场上的变故实在出人意料,对于计划之外的变故,他向来格外谨慎。

    “付青平,你做什么!”

    耶熊怒喝道。

    这个背后下手的年轻人,他认识,正是那个给出颓灵散的人。

    付青平。

    只是,他连颓灵散这么珍贵的药物都拿出来了,为什么又在最后关头反水了呢?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拿你们探探路而已。”

    付青平笑了笑,抽出了庄献喉间的长剑:“现在,烟凝身边的机关陷阱都被你们探的差不多了,你们自然也就没用了。”

    索命鬼尹巧倩抽出了自己轮状的奇形兵器,寒声道:“你不是被烟凝治疗过,下了死亡倒计时的人?你究竟是谁?”

    “我可没说我不是。”

    付青平淡然道:“我和你们说,我近期被烟凝所救,她治好了我的伤势,这半点也不假,只是我的这个近期,比你们的要早上那么点。”

    “早上那么点......”

    唐文路想到秦如生之前说过的情报,脑海中忽然灵光乍现,喊道:“你,你是那位转轮宗的弟子!”

    “咦?”

    付青平惊讶地看着他,抚掌笑道:“这位小哥思维很活络嘛。”

    他横剑于胸前,正色道:“不错,我正是转轮宗弟子付青平,专为烟凝小姐之事而来。”

    转轮宗弟子,竟然就藏在自己身边?

    几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拿不定主意。

    耶熊沉声道:“你们转轮宗,究竟有什么打算?”

    “这个嘛,我们转轮宗的内务,就不用向你耶熊耶大爷禀报了吧?”

    付青平剑尖前指,轻蔑地看着他们:“看在我们也算是一起待了一阵的情分上,现在离开,或者,死。”

    强大的灵力波动从付青平身上涌动而出,不是他在组织中展现出的淬体后期,而是货真价实的凝神后期。

    这是一位与烟凝不相上下的强者。

    以耶熊为首,众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

    要动手吗?自己这边看似是人多势众,但绝对实力差的可以,两个凝神初期带着一群淬体期对上一个满状态的凝神后期,几乎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

    但不动手吗?

    且不说唐文路等人的死亡倒计时即将走到尽头,就算是尹巧倩和耶熊,也有着不得不报的血海深仇。

    血债累累,岂能不报?

    看着众人的神色,付青平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还想找死吗?那就来啊,我的剑法里可没有手下留情的说法。”

    他长剑上剑芒吞吐不定,森然的杀气覆盖住了耶熊等人全身。

    “且慢!”

    眼看着形势就要变成水火不容的火拼,秦如生猛然喊道。

    他可不想和这么一个凝神后期的剑不明不白地打上一场。

    “哦?这位小兄弟想退出?”

    付青平淡然道:“门就在那边,你要离开,自行出去就行,我不会阻拦。”

    “啊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对烟凝小姐说一句话。”

    秦如生摇了摇头,转向烟凝的方向。

    “我?”

    烟凝眨了眨眼睛,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就是个可怜巴巴的,中了毒的无助少女,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就是你,烟凝小姐。”

    秦如生微笑道:“当时在这府邸之中,在下蒙您相救,才治好了这极重的伤势,在下一直都是很感激烟凝小姐的。”

    “嗯......不用气,为患者服务嘛。”

    烟凝闪烁其词,不知道他的用意在什么地方。

    她现在只想所有人都忘掉她这个存在,先打起来再说。

    让这些人多消耗一些付青平的体力,自己到时候再突然偷袭,猝不及防之下,应该能将这个不怀好意的转轮宗弟子给斩杀当场。

    但这个秦如生,为什么总是把话题往自己这边引?

    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没中毒的事?

    想到这里,烟凝悚然而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