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乱终寂:归一 > 正文 魂界篇:022:提出合作
    外面的人面面相觑,自外面看去,只能看到空荡荡的沙发,电视早已经关了,离滓和离渊两人都已经看不见人。

    离滓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准女生进去,所以男生只能够把事情交代给女生,穆喧嚣只能面露无奈的苦笑,只能看着正辛灾乐祸的柳清忨,期望她能帮忙。

    “清忨,帮帮忙。”

    穆喧嚣摊开档案袋说道,顺便从大衣里拿出纸和笔,在上面迅速地写着什么,将其放到了档案袋里面,双手合十,诚恳地拜托。

    “好吧,就说你的目的也不纯粹吧?”

    柳清忨点头同意,显得古灵精怪地笑道,穆喧嚣说自己目的不纯,他自己也未必清白,穆喧嚣也没有和她争论什么。

    “谢谢。”

    穆喧嚣把档案袋递过去,随后把纸笔递给了一旁的唐家兄弟,后者一脸的呆滞,不知道穆喧嚣什么意思。

    “干……干什么?”

    唐大少疑惑地说道,自己又不需要纸笔,这是什么意思?穆喧嚣看了还在懵逼状态的唐家兄弟,默默地收回了纸笔。

    想着要不要提醒他们一下,算了,还是让他们吃点亏,都说傻人有傻福,看看他们是不是多福。

    “等……等等!”

    唐大少突然反应过来,连忙虎扑过去,一脸赔笑,幡然醒悟的样子,穆喧嚣暗叫可惜,还想看这两人吃瘪。

    “大哥!穆大哥!别,小弟脑子糊涂了,你别介意。”

    唐大少恨不得要打自己嘴巴子,刚刚离滓才说不准男生进去,不用纸笔,你怎么说?要是没有把这件事情解开,了结恩怨就白来了,甚至还要挨打一顿。

    穆喧嚣看了一眼对方,就连柳清忨都多看了对方一眼,看来对方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傻,也是暗藏着目的的。

    唐大少不知道两人的想法,依旧拿着纸笔开始写写画画,而且还是躲着众人写的,笔走龙蛇,大开大合,字迹十分潦草……

    乍一看,根本认不出字来,不用躲也认不出,对方还谨慎小心地折叠起来,慎重地交给柳清忨,很是憨傻地笑道,点头哈腰,极具求人之态。

    “帮帮忙,清忨妹妹,哈哈哈……”

    唐大少哈笑着,一旁的唐二少也跟着傻笑,柳清忨看着早已走远一边的司徒兰芳,也就只有自己能帮忙了。

    “好吧。”

    柳清忨说道,同样拿过了那张折叠密实的纸条,看着那边还在交流的司徒兄妹,决定等她一下。

    很快在司徒兰荒一番叮嘱之下,司徒兰芳很快面露凝重之色,认真地点头,似乎是有着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司徒兰芳也没敢怠慢。

    “走吧。”

    司徒兰芳走了过来说道,柳清忨莞尔一笑,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大家都各有目的了,所图不小。

    两女刚一进去,门外便刮来一阵阴风,嘭地一声就把大门关闭了,门外的三个男人被吓了一跳,一时间却也没有走。

    ……

    房间内,刑叶的卧室,此时的刑叶换了一件宽松的衣服,包裹着绷带,很是虚弱地躺在轮椅上。

    如今,在外人眼中他就是个身受重伤的病人,哪怕是个魄君,也不可能好这么快,所以只能继续装病了。

    平平无奇的面容,毫不起眼,宛如风中沙砾,不仔细观察根本不会放在心上,身受重伤,颓然无力如将朽枯木,生机黯淡。

    然而漆黑的眼瞳却毫无光亮,犹如一股黑洞,神秘、无尽、危险,稍不注意就会被吸入其中,迷失己心,处处透露着不凡之处。

    离滓就站在刑叶的后面,倾城美貌,柳眉之间藏不住的冰冷和敌意,睥睨的气势犹如无尽的高原冰山,凛冽寒风席卷来犯之敌,无所畏惧。

    东方虹珠自门后对立,英气十足的面容,始终如光辉般温暖的笑容,印刻于骨子里的强大气场,那股让人敬而远之的气质,煌煌如日,光照大地,泰然自若。

    “看来你并不算太难过。”

    东方虹珠开口道,声如曜辉,惠风和畅之感,看着离滓如今的样子,脸上稍显意外,红晶眼瞳似有星河流转。

    两天不见,离滓却是成长了,气势越发内敛强大,散发着一股危险之息,星位破碎的沉重打击没有对她的无敌之心造成影响,反而越发坚固了,锐利,坚韧,精炼!

    星位破碎,对于任何一个魄师来说,都是最为绝望的事情,大多数人都会因此一蹶不振,因精神错乱而发疯,因未来渺茫而自杀。

    但这一切在离滓这里看不到痕迹,东方虹珠见过不少星位破碎之人,但是离滓这样的情况却是第一个。

    她没有因此颓然,哪怕是一丝荒废之意都没有,反而是那股成为至尊强者的自信与信念越发坚定和强盛。

    强盛得让任何人都不得不刮目相看,产生仰视之感,似乎她就是天生的至尊,哪怕是星位破碎也能够百战不败。

    这一切,都不是装出来的,一个人的面部表情、动作生活环境可以伪装,但是最为核心的精神气势,却是绝对没有办法伪装的。

    可以看出,离滓依旧没有修复星位,这一切都是这位突然出现的哥哥带来的吗?东方虹珠再次看向了这位哥哥。

    对方的面容的确不像离滓那般惊艳,很是普通,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尤为相似,都让人感觉到危险,甚至还比离滓还要内敛神秘。

    “拜你所赐,你来应该不只是看我这个样子的。”

    离滓开口说道,语气波澜不惊,黑宝石般的眼瞳闪烁一丝微光,红晶眼瞳星河流转顿时停滞。

    东方虹珠英气面容浮起一丝讶然,随后明白了什么,却是很快笑了起来,离滓还真是一个输的起却不服输的人。

    “当然不止,苑笙市突然多了一位魄君,理所当然是要来看一看的,现在看来,离滓你可真是有位好哥哥。”

    东方虹珠回答道,始终看着离渊,对方虽然表面看上去毫不起眼,却至始至终给自己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若有若无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完全没有那种猥亵的感觉,更多的却是那种长辈检查晚辈进步的意思,甚至还有欣赏倾佩之意?

    现如今,苑笙市内的魄君不超过十个,而且平常时都不怎么出现,他们要么忙着修炼冲击极致之路,要么去各地冒险,猎取各种材料,很少有空闲。

    因此,魄师就是这里的第一梯队实力,各学院主流等级则是魄士,普通人大多是为魄徒,少有魄士。

    而如今,莫名其妙出现一个无所属的魄君,尤其是对方的妹妹还被人打碎了星位,必然要确定对方的态度和虚实。

    无论这之后是和谈还是预防,都好做打算,作为渊皖城唯一的大家族,而且东方虹珠作为主要人物,东方家族自然要出面一趟。

    只是没有想到,来的却是东方虹珠,单刀赴会,一方面说明她的诚意和自信,对方的确有着一种强大的气魄,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东方家族,以及东方虹珠的实力。

    “所以呢?”

    离滓说道,东方虹珠已经来了,想要看到的都已经看了,所以接下来还有什么话好说?没有就滚蛋。

    离滓的确没有赶对方走的实力,但是所展示出来的威慑力已经足够对方掂量一下,是否敢动手。

    “听说你的目标是铭都第一,以横扫之势?”

    东方虹珠见离滓没有继续交流的意思,干脆就直接把话说完,老实说她对于离滓的印象仅仅是这些年来流传的各种战绩。

    对方的气魄和强势完全不输男子,把整个苑笙市大二学生压制得抬不起头,别人常常把离滓与东方虹珠做对比,两人很是相似。

    时间一久,东方虹珠也有了要见一面的兴趣,最后,东方虹珠作为南离学院代表队的一员,前往浩元学院进行挑战。

    结果就是如此,东方虹珠对于离滓这个对手很满意,对方果然如同传闻中那般,强势霸道,一股睥睨天下的无敌气势,假以时日,一定会是纵横天下的至强者。

    所以,东方虹用了红晶奔马的那一招,直接跨过了对方的星位之间,踏碎了她的星位。做这一切,东方虹珠并没有什么恶意。

    那种忌惮对方未来的成就,想要趁对方未成长起来之时,直接摧毁对方的未来之路,这一切都不是东方虹珠的本意。

    她对于离滓有一种惺惺相惜的亲近感,对方那股气魄让她感到熟悉,大多数的女人都太过于娇弱了,哪怕是成为了强大的魄皇,甚至魄帝!

    都逃不过柔弱的本质,只不过是包裹着一层强大的身体罢了,女人可以柔情,柔弱,妩媚而风情万种,这仅仅只是作为体现一个女人风格的选择而已。

    但是,很少有一颗真正坚毅刚强的内心,什么男人有泪不轻弹?该哭的时候他还是会哭。

    但这一切的柔弱都不影响对方的英雄气概,重要的是,无论如何表现,自始至终,那个人的内心始终是坚毅的,那个人的胸怀气魄始终是广大的。

    离滓就是这么一个人,她是女人,是一个有着倾城美貌的女人,但是,所有了解过她的人,对她的印象,无一不是她身上那股强者的气魄。

    东方虹珠找到了一个能让其产生共鸣的女人,两个人风格迥异,却是有着相似的强者之心,东方虹珠很是欣赏,因此……

    “离滓,我们合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