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在妖精森林求生的日子里 > 正文 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章 玄火狐的朋友
    葫芦狒狒王正好刚处理完两起森林纠纷,见到里克、阿栗和胖胖走来,往旁边挪挪,从身后拎出个羊毛垫放在面前:“快来尝尝熊熊们新做的草莓乳酪糖!”

    小狐狸跳到羊毛垫上,嗷呜一口咬下半块草莓乳酪糖,边吃边跟葫芦狒狒王讲述他们这次的经历。胖胖趴在狐狸尾巴尖尖上,时不时补充几句。

    最开始听到钻石鱼的种族技能,以及蝴蝶领主到底是怎么把他们‘请’到阴森山峰的,葫芦狒狒王还有点生气,只是等到说起魔法核心这事的时候,他已经顾不上心疼小狐狸了:

    “魔法核心的祝福?所以说,现在的魔法核心,还流落在森林不知道哪个动物手里,随时有可能被稽查者发现?”

    里克点点头,看着葫芦狒狒王焦虑地团团转圈,无奈地安慰他:“稽查者这么长时间都没发现魔法核心,总不可能忽然就找到了,我们还有时间慢慢查。”

    葫芦狒狒王叹一口气,满脸深沉地抱起小狐狸,手指梳理着狐狸毛,陷入沉思中:“玄火狐族从前也会偶尔经过山葡萄林,我倒是见过他们几次,但是谁跟他们比较熟这种事我实在不清楚,唉,好像跟玄火狐族关系最好的就是阔耳狐族了。”

    “阔耳狐族?”里克好奇地。

    终于嚼完了一整块乳酪糖的小松鼠插嘴:“阔耳狐是特别小巧的狐狸,他们有超大的耳朵,种族技能也很特殊,是聆听心音,他们可以听到身边十米之内的动物们心里想的话。不过感觉好久都没看见过他们了欸。”

    “阔耳狐族的确已经很长时间没出现在森林中了,”葫芦狒狒王神色严峻,“有的动物说,他们是惧怕稽查者因为玄火狐的事情牵连到他们,所以连夜搬家,远离了这片森林。”

    “我知道我知道,”阿栗积极举爪,蹦蹦跶跶地抢答,“说不定他们是拿到了魔法核心,为了不让稽查者得到才离开的!”

    里克挠挠耳朵,苦恼地:“如果阔耳狐都不在森林了,那我们怎么可能找得到他们?”

    “如果阔耳狐真的有魔法核心,他们现在肯定还在森林中,”胖胖摇摇头,“魔法核心是森林孕育的果实,一旦离开森林,它就失去了魔法的源头,只会愈发枯萎,直到最后完全丧失魔法。”

    他们面面相觑,齐齐叹一口气,各自拿了一块草莓奶酪糖,沉默着嚼嚼嚼。

    无论是魔法核心,还是失踪已久的耳廓狐,都不是那么轻易能找得到的。

    “要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出来,稽查者怎么可能毫无头绪,最后只能追杀里克呢?”阿栗挥着爪子里的奶酪糖,活力满满地给大家打气,“至少我们还有凤凰果,还有长尾山雀可以打听消息,找到魔法核心的速度肯定比他们快!”

    “倒也是,”葫芦狒狒王失笑,拍拍松鼠脑袋,忽然想起来,“对了,要不要去问下香菇肥牛?他好像跟玄火狐族挺熟的样子。”

    就算葫芦狒狒王不说,里克也打算去问下香菇肥牛。他嗯嗯点头,跃下石桌,正准备一起往香菇肥牛居住的山洞走,又有两头葫芦狒狒跑进来:“大王,狞猫族的族长来了,说是要跟山葡萄林做交易!”

    葫芦狒狒王挠挠渐秃的脑壳,有点无奈地看向里克:“你们先去问吧,我处理完就过去。”

    现在山葡萄林越发热闹,结交了许多动物,也把沙币推广到了森林各处,动物们相互之间也习惯了用沙币作为衡量价值的单位,山葡萄林更是赚得盆满钵满,又有肉丸果种植和养殖业支撑,山洞里存满食物,连狩猎都变成了葫芦狒狒们锻炼身体的运动项目。

    但也正因如此,他们遇到的问题和麻烦也很多。好在有熊熊们帮衬,棕豺狼和蜂王族也会时常过来帮忙,其他关系不错的动物种族,例如雪狼族、飞貂熊族,也会自发地维持山葡萄林的秩序,这才让山葡萄林的一切都井井有条。

    而像香菇肥牛这样,在沙币推行之前就来到了山葡萄林的动物,早就享受到了集市开放的第一波红利,每天不仅有葫芦狒狒发的工资,还能催生蘑菇粉去集市上卖,轻轻松松攒下了一大笔沙币。

    “老牛我啊真是棒~牛肉火锅吃到饱~”

    还没走到香菇肥牛居住的山洞,就听到了他愉悦的哼歌声,里克跟阿栗对视一眼,抬爪迈入山洞中。

    他故意把爪子踩的啪啪响,让香菇肥牛意识到有动物接近。香菇肥牛吓了一跳,愈发圆滚滚的身体直接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四蹄摆出攻击的动作,目光很有气势的样子,奈何配上圆润的肚皮和短小四蹄,视觉效果简直像被抓住的螳螂凭空打螳螂拳。

    里克原本是想开门见山地问他玄火狐族的事情的,看他一眼,实在没忍住:“你该减肥了吧。”

    他以为之前在蘑菇森林看到的香菇肥牛已经胖得够夸张了,果然只有自己能超越自己——以现在香菇肥牛的体量,里克都有点怀疑他还能不能自个儿走出山洞。

    “活着不就是为了吃饭吗?”香菇肥牛摇头晃脑,“零食那么好吃,为什么要减肥。”

    胖胖嫌弃地啧一声:“你这样还怎么打架?我感觉你都快走不动了!”

    “打架?”香菇肥牛惊恐地瞪大眼睛,“你们该不会是来叫我帮忙打架的吧?不行不行,老牛我只是个柔弱的调味品制造工啊!”

    里克/阿栗/胖胖:“……”

    你还记得你以前是个领主吗?

    无语一瞬,里克扶额,放弃跟他继续争执:“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跟玄火狐族的关系很好?”

    “啊,”香菇肥牛转了转眼珠,似乎有一瞬心虚,然后很快又挺起肚子,老气横秋地,“那当然,老牛我以前跟玄火狐称兄道弟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按道理,你应该叫我一声牛叔叔的!”

    里克权当没听见他强行升辈分的话,紧接着问:“那你知道玄火狐族都跟哪些种族的交情不错吗?”

    “交情不错?那当然是跟我香菇肥牛了!”

    “除你之外呢?”里克头疼地拍拍脑袋,几乎要忍不住揍某头牛的冲动了。

    “怎么会有除我之外?我就是他们最好的朋友!”香菇肥牛完全没意识到危机,还在摇头晃脑地侃侃而谈,“害,里克小侄,你是不知道,当初我跟玄火狐一族,那是过命的交情!你们玄火狐族的狐狸大王还跟我一起肩并肩喝过水呢!”

    “玄火狐族哪儿来的狐狸大王?”里克气得牙痒痒,爪垫一拍地面,声音不复之前的友好,“你到底认不认识玄火狐族,说实话!”

    “啊?”香菇肥牛吓了一跳,讪讪往后面小步挪,还在嘴硬,“我说的就是实话,里克小侄,你不能污蔑我,不然你父母长辈的在天之灵——”

    这下里克是彻底冷了脸。

    “关门,”他目光凌厉地,“放胖胖!”

    虽然山洞本来就没有门,但是戏精松鼠还是蹦到山洞口,象征性地把洞口挡起来。胖胖更是早就看香菇肥牛不顺眼了,小狐狸话音刚落,漫天青虫丝已经冲着惊恐的牛牛飚射而去。

    一时间,山洞中只余香菇肥牛“啊啊啊”“救命救命”“要吃牛了”的惨叫声。

    五分钟后,鼻青脸肿的香菇肥牛缩在山洞最深处的角落,狼狈地瘫成一大块油腻的肥肉。

    “我早想揍你一顿了,”胖胖叉腰站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地哼一声,“还挚友,谁认识你啊,我只跟你打过一架,谁允许你用我的名义当幌子的?”

    香菇肥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面前的胖胖就是胖青虫,再想想自己之前当着人家的面说自己和胖青虫是过命的交情,尴尬又紧张地抖抖索索。

    “别耽误时间,赶紧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玄火狐?”里克问。

    “不,不认识,”香菇肥牛怂唧唧地,“就只是以前见过。”

    “你早说不就好了,”胖胖翻个白眼,“非要被我打一顿才承认。挨打很有意思吗?”

    香菇肥牛:“……”

    你刚动手我就认怂了好吧!明明是你装听不见故意打我的!

    他暗戳戳腹诽,却不敢表现出来,泪汪汪地继续说:“我当初还是花花牛的时候,住在玄火狐聚居地旁边的山林里,正好跟玄火狐共用一条河喝水,偶尔能见到他们。”

    里克叹了口气。果然指望不上这头满嘴跑火车的肥牛。

    他和胖胖对视一眼,准备离开这里,没想到胖胖动了动爪,就被香菇肥牛误以为他还要继续揍自己,吓得他迅速捂住脑袋。

    “我真的跟玄火狐不熟,这次说得是实话,”他闭着眼睛害怕地大声喊,“玄火狐族每次去小河喝水的速度都很快,也不爱搭理其他动物,只有蓝羚羊才能跟他们说上几句话,还不用害怕被玄火狐捕猎,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里!我那时候还只是头花花牛!”

    小狐狸脚步一顿。他回过头,语调惊喜地上扬:“蓝羚羊?”

    他前几天在足球联赛上还看到过蓝羚羊族!命的交情,尴尬又紧张地抖抖索索。

    “别耽误时间,赶紧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玄火狐?”里克问。

    “不,不认识,”香菇肥牛怂唧唧地,“就只是以前见过。”

    “你早说不就好了,”胖胖翻个白眼,“非要被我打一顿才承认。挨打很有意思吗?”

    香菇肥牛:“……”

    你刚动手我就认怂了好吧!明明是你装听不见故意打我的!

    他暗戳戳腹诽,却不敢表现出来,泪汪汪地继续说:“我当初还是花花牛的时候,住在玄火狐聚居地旁边的山林里,正好跟玄火狐共用一条河喝水,偶尔能见到他们。”

    里克叹了口气。果然指望不上这头满嘴跑火车的肥牛。

    他和胖胖对视一眼,准备离开这里,没想到胖胖动了动爪,就被香菇肥牛误以为他还要继续揍自己,吓得他迅速捂住脑袋。

    “我真的跟玄火狐不熟,这次说得是实话,”他闭着眼睛害怕地大声喊,“玄火狐族每次去小河喝水的速度都很快,也不爱搭理其他动物,只有蓝羚羊才能跟他们说上几句话,还不用害怕被玄火狐捕猎,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里!我那时候还只是头花花牛!”

    小狐狸脚步一顿。他回过头,语调惊喜地上扬:“蓝羚羊?”

    他前几天在足球联赛上还看到过蓝羚羊族!命的交情,尴尬又紧张地抖抖索索。

    “别耽误时间,赶紧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玄火狐?”里克问。

    “不,不认识,”香菇肥牛怂唧唧地,“就只是以前见过。”

    “你早说不就好了,”胖胖翻个白眼,“非要被我打一顿才承认。挨打很有意思吗?”

    香菇肥牛:“……”

    你刚动手我就认怂了好吧!明明是你装听不见故意打我的!

    他暗戳戳腹诽,却不敢表现出来,泪汪汪地继续说:“我当初还是花花牛的时候,住在玄火狐聚居地旁边的山林里,正好跟玄火狐共用一条河喝水,偶尔能见到他们。”

    里克叹了口气。果然指望不上这头满嘴跑火车的肥牛。

    他和胖胖对视一眼,准备离开这里,没想到胖胖动了动爪,就被香菇肥牛误以为他还要继续揍自己,吓得他迅速捂住脑袋。

    “我真的跟玄火狐不熟,这次说得是实话,”他闭着眼睛害怕地大声喊,“玄火狐族每次去小河喝水的速度都很快,也不爱搭理其他动物,只有蓝羚羊才能跟他们说上几句话,还不用害怕被玄火狐捕猎,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里!我那时候还只是头花花牛!”

    小狐狸脚步一顿。他回过头,语调惊喜地上扬:“蓝羚羊?”

    他前几天在足球联赛上还看到过蓝羚羊族!命的交情,尴尬又紧张地抖抖索索。

    “别耽误时间,赶紧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玄火狐?”里克问。

    “不,不认识,”香菇肥牛怂唧唧地,“就只是以前见过。”

    “你早说不就好了,”胖胖翻个白眼,“非要被我打一顿才承认。挨打很有意思吗?”

    香菇肥牛:“……”

    你刚动手我就认怂了好吧!明明是你装听不见故意打我的!

    他暗戳戳腹诽,却不敢表现出来,泪汪汪地继续说:“我当初还是花花牛的时候,住在玄火狐聚居地旁边的山林里,正好跟玄火狐共用一条河喝水,偶尔能见到他们。”

    里克叹了口气。果然指望不上这头满嘴跑火车的肥牛。

    他和胖胖对视一眼,准备离开这里,没想到胖胖动了动爪,就被香菇肥牛误以为他还要继续揍自己,吓得他迅速捂住脑袋。

    “我真的跟玄火狐不熟,这次说得是实话,”他闭着眼睛害怕地大声喊,“玄火狐族每次去小河喝水的速度都很快,也不爱搭理其他动物,只有蓝羚羊才能跟他们说上几句话,还不用害怕被玄火狐捕猎,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里!我那时候还只是头花花牛!”

    小狐狸脚步一顿。他回过头,语调惊喜地上扬:“蓝羚羊?”

    他前几天在足球联赛上还看到过蓝羚羊族!命的交情,尴尬又紧张地抖抖索索。

    “别耽误时间,赶紧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玄火狐?”里克问。

    “不,不认识,”香菇肥牛怂唧唧地,“就只是以前见过。”

    “你早说不就好了,”胖胖翻个白眼,“非要被我打一顿才承认。挨打很有意思吗?”

    香菇肥牛:“……”

    你刚动手我就认怂了好吧!明明是你装听不见故意打我的!

    他暗戳戳腹诽,却不敢表现出来,泪汪汪地继续说:“我当初还是花花牛的时候,住在玄火狐聚居地旁边的山林里,正好跟玄火狐共用一条河喝水,偶尔能见到他们。”

    里克叹了口气。果然指望不上这头满嘴跑火车的肥牛。

    他和胖胖对视一眼,准备离开这里,没想到胖胖动了动爪,就被香菇肥牛误以为他还要继续揍自己,吓得他迅速捂住脑袋。

    “我真的跟玄火狐不熟,这次说得是实话,”他闭着眼睛害怕地大声喊,“玄火狐族每次去小河喝水的速度都很快,也不爱搭理其他动物,只有蓝羚羊才能跟他们说上几句话,还不用害怕被玄火狐捕猎,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里!我那时候还只是头花花牛!”

    小狐狸脚步一顿。他回过头,语调惊喜地上扬:“蓝羚羊?”

    他前几天在足球联赛上还看到过蓝羚羊族!命的交情,尴尬又紧张地抖抖索索。

    “别耽误时间,赶紧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玄火狐?”里克问。

    “不,不认识,”香菇肥牛怂唧唧地,“就只是以前见过。”

    “你早说不就好了,”胖胖翻个白眼,“非要被我打一顿才承认。挨打很有意思吗?”

    香菇肥牛:“……”

    你刚动手我就认怂了好吧!明明是你装听不见故意打我的!

    他暗戳戳腹诽,却不敢表现出来,泪汪汪地继续说:“我当初还是花花牛的时候,住在玄火狐聚居地旁边的山林里,正好跟玄火狐共用一条河喝水,偶尔能见到他们。”

    里克叹了口气。果然指望不上这头满嘴跑火车的肥牛。

    他和胖胖对视一眼,准备离开这里,没想到胖胖动了动爪,就被香菇肥牛误以为他还要继续揍自己,吓得他迅速捂住脑袋。

    “我真的跟玄火狐不熟,这次说得是实话,”他闭着眼睛害怕地大声喊,“玄火狐族每次去小河喝水的速度都很快,也不爱搭理其他动物,只有蓝羚羊才能跟他们说上几句话,还不用害怕被玄火狐捕猎,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里!我那时候还只是头花花牛!”

    小狐狸脚步一顿。他回过头,语调惊喜地上扬:“蓝羚羊?”

    他前几天在足球联赛上还看到过蓝羚羊族!命的交情,尴尬又紧张地抖抖索索。

    “别耽误时间,赶紧说实话,你到底认不认识玄火狐?”里克问。

    “不,不认识,”香菇肥牛怂唧唧地,“就只是以前见过。”

    “你早说不就好了,”胖胖翻个白眼,“非要被我打一顿才承认。挨打很有意思吗?”

    香菇肥牛:“……”

    你刚动手我就认怂了好吧!明明是你装听不见故意打我的!

    他暗戳戳腹诽,却不敢表现出来,泪汪汪地继续说:“我当初还是花花牛的时候,住在玄火狐聚居地旁边的山林里,正好跟玄火狐共用一条河喝水,偶尔能见到他们。”

    里克叹了口气。果然指望不上这头满嘴跑火车的肥牛。

    他和胖胖对视一眼,准备离开这里,没想到胖胖动了动爪,就被香菇肥牛误以为他还要继续揍自己,吓得他迅速捂住脑袋。

    “我真的跟玄火狐不熟,这次说得是实话,”他闭着眼睛害怕地大声喊,“玄火狐族每次去小河喝水的速度都很快,也不爱搭理其他动物,只有蓝羚羊才能跟他们说上几句话,还不用害怕被玄火狐捕猎,我根本就不敢靠近那里!我那时候还只是头花花牛!”

    小狐狸脚步一顿。他回过头,语调惊喜地上扬:“蓝羚羊?”

    他前几天在足球联赛上还看到过蓝羚羊族!